《重生之爱在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重生之爱在娱乐圈- 第4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随即,他示意白少庭去客厅。

    没有转弯抹角,医生直接告诉他:“发烧问题不大,不过她的心肌炎倒是有点严重。我介绍个专家给你,市二医院的霍医生(没错,就是第十四章的那个)。你最好尽快带过去,不要耽误。”

    白少庭一下子愣在那里。

    发烧、心肌炎,怪不得刚才莫忆婷会是那样的反应。并非不待见他,故意不理不睬,而是太痛苦以致说不出话来。

    可自己竟然那样大力推搡她!

    白少庭只觉得强烈的内疚,夹杂着从没有过的无措和心痛…………

    他克制住指尖的轻颤,一把抱起莫忆婷,直奔市二医院。

    检查、配药、输液、安排床位。

    霍医生有条不紊地安顿好莫忆婷,略加思索后,他拿起电话,打给林圣杰:“莫忆婷又晕倒了,是位先生送来的,看样子跟她关系不错。在532病房。”

    “没事,不客气。”

    挂上电话的那刻,林圣杰只觉得当时和霍医生互留号码的举动实在是万分英明。

    他一秒都不敢耽误,心急如焚地往医院赶,路上不断祈祷着:婷婷,等着我!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病房内满是难闻的消毒水味道,莫忆婷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人事不省,纤细的手腕上挂着刺目的吊针。

    而病床前,站着个更刺目的男人。

    还没等林圣杰开口,那个男人就颇为不善地问道:“你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正面交锋、巅峰对决即将开始~~~

VIP最新章节 46四十六 突生变故

    林圣杰没有理会那人的问话;直直扑向莫忆婷。

    带着说不出的惶恐;一点点去接近她已经退去高热的面颊;反复确认几遍;才敢相信指间那种触感是真实的存在。

    浑身几乎都虚脱了;林圣杰止不住想把头倚向莫忆婷;汲取更多属于她的气息。

    可还没容他靠过去,就觉得右胳膊被一股大力拽住;生生把他从病床前扯开。

    “你是谁?”

    朝他动手的男人再次喝问道,语气冰冷。两眼咄咄逼人地盯住林圣杰;似乎在指责他擅闯禁地,冒犯了私家所有物。

    林圣杰脊背一僵;瞬间进入战备状态。

    这个送莫忆婷过来的男人;他只觉得有点眼熟;似乎就是当日在墓园羞辱莫忆婷的人。但并不能肯定,毕竟那时只是匆匆一瞥,记得不真切。

    而不管是不是,此刻对方的敌意如此明显,只有一个可能——他也在觊觎莫忆婷。

    思及此,林圣杰不再迟疑,转身平静地面对他,笑道:“我是婷婷的家人,刚才真要谢谢你把她送到医院。婷婷身体一向不好,我总是不放心她独自外出。”

    语气不可谓不礼貌,但是其中示威的意味甚浓。

    家人?白少庭不接话,疑惑地打量着他。

    林圣杰也不理会,径自转回头,帮莫忆婷掖了掖被角。

    又发觉吊针滴的速度有点快,他取过输液器,斟酌着调慢一些。

    习惯性地做出这些动作时,林圣杰全然忽视掉旁边还有其他人,他脑海里仍翻滚着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那两个字:家人。

    是的,家人。

    因为他只是单方面地爱着莫忆婷,并没被接受,所以他们的关系还称不上恋人。

    但是简单的朋友或者好朋友,又无法形容出两人之间拥有、绝不比通常意义上的血缘至亲少半分的——亲密和了解。

    白少庭觉得,林圣杰的举动是故意在向他挑衅,以主人的姿态表示对他的不欢迎。

    这个所谓的“家人”,怕是对莫忆婷存有不一样的心思。

    不过,他倒没觉得林圣杰会是自己的情敌,一个毛头小子罢了,想必莫忆婷也不会看得上,也不用对他大动干戈。

    可前提是,他要识相,别再打着家人的旗号随意染指。

    当下,白少庭再次走向前,挡在林圣杰和莫忆婷中间,彬彬有礼地伸出右手:“白少庭,莫莫的男朋友。” 第一次如此亲昵地称呼莫忆婷,白少庭稍有点不习惯。

    他不愿意和别人一般叫婷婷,干脆用姓来表达。

    林圣杰几乎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男朋友三个字,实在太过刺耳。

    还没等他组织好语言,就听到病床上传来细微的响动。

    莫忆婷缓缓睁开眼睛,一时之间还对不准焦距,只迷蒙的看着床前这两个绝不可能同时出现在她面前的两人。

    “婷婷,你醒了?”

    “莫莫!”

    两人居然很有默契,一左一右地分别握住莫忆婷两只手。

    莫忆婷根本不想和白少庭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她当即抽回右手,同时求助般地看向林圣杰,虚弱不已地低语:“阿杰,帮我请这位先生出去。”

    白少庭一下子变了脸色,这是在怪自己之前大力推搡她,还没消气。

    他识趣地松开手,出言抚慰:“莫莫,刚才在片场是我误会你了,害你吃这么大苦…………”

    话还没说完,只听嘭地一声闷响,林圣杰挥拳直击白少庭的腹部。

    白少庭一个踉跄,向后退去,眼看快要失去平衡之际,他手疾眼快的抓向床框稳住身形,才勉强没有摔倒。

    没等他回过神来准备反击,莫忆婷再度开口:“白少庭,你还想让我再晕一次嘛?”

    两个男人的战争,因着这句话立刻偃旗息鼓。

    莫忆婷见状,疲倦地阖上双眼,翻身面壁,摆明不愿意搭理白少庭。

    脚步声响起,门被扭开,又被关上,脚步声越走越远。

    世界一下子清净了。

    林圣杰拿来片暖贴,放在莫忆婷左手边,涩声说道:“这么多凉水输进去,如果觉得冷就放上面捂一下吧。”

    莫忆婷的心仿佛被看不见的手重重揪起:他总这么为她着想,照顾她,而她只会一次次地伤害他!

    脸烧红起来,她难堪地调转视线,不敢直视林圣杰,嗫嚅道:“刚才的人,不是我男朋友,只是同事而已。”

    话一出口,她更加不自在了,这么迫不及待地解释,好像生怕林圣杰误会似的。

    自己从来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可刚才那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莫忆婷突然意识到,她潜意识里很在意林圣杰的观感。

    似乎有某种答案呼之欲出,莫忆婷手忙脚乱地拉高被子,把自己涨红的脸深深埋在里面。

    林圣杰只觉得自己如同一个拾荒者,明明只想找点果腹的粮食,却在不经意间挖到了阿里巴巴的宝库,所有的珍奇异宝毫不遮掩地展现在眼前,一夕暴富。

    他克制住心头的狂喜,若无其事地拉起莫忆婷紧紧扣住被子不放的手,贴近住自己的脸颊:“我就知道,我们家婷婷的眼光不会这么差。”

    莫忆婷更窘了,可又不愿意把手抽回来。

    从林圣杰那边传来的温暖,如同一根导火索,点燃了她心底所有的渴望,令她贪恋,舍不得放开,但又担心会被烧成灰烬,不敢过于靠近。

    那么,在自己的心意还没有完全理清之前,先不要误导林圣杰,让他有任何错觉吧。总这么来回折腾别人的心意,太过残忍。

    莫忆婷轻咳一声,哑声说道:“阿杰,帮我拿下电话,我要请个假。”

    林圣杰先取了杯温水让莫忆婷润润嗓子,才把手机递给她。

    “Judie,对不起,我现在医院打吊针,明天想请一天假…………好的,我知道了,五点我会准时到的,谢谢!”

    接着又打到家里,告诉莫妈妈今晚要拍夜场戏,回不去了。

    该交待的都交待了,紧绷的神经就此放松,她朝林圣杰露出最后的微笑,再也抵挡不过疲倦,沉沉地睡了过去。

    朦胧中,只觉得有人在轻拢她的长发。

    温柔而又执着,从头顶到发梢,一下一下,不止不休。

    心里某个空芜的角落仿佛渐渐被填满,这样的感觉,让她无比安心。

    久违的满足感,如同一股暖流,充盈着四肢百骸。

    …………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了,不知道是上午还是下午。

    林圣杰坐在她触手可及的椅子上,抱着个笔记本处理公务。秋日的暖阳撒在他身上,整个人都象被镀上一层金光,分外鲜明却又无比柔和。

    此情此景,似乎已经存在了很久,久到几乎没有尽头。

    怔忪间,林圣杰的手机微微震动。

    他迅速按下接听键,压低声音让对方稍等,然后快步走向门外,像是怕吵醒她。

    林圣杰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衣,外面走廊上并没有空调,肯定很冷。一思及此,莫忆婷连忙拉住他,示意自己已经醒了,没关系。

    接完电话,林圣杰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还是强撑着笑脸,温言问道:“饿不饿?保温桶里面有粥,扶你起来喝一点?”

    莫忆婷打起精神,摇头表示没事。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怎么了阿杰,是不是碰到什么麻烦?”

    林圣杰本不想惹她烦心,但架不住莫忆婷再三追问,还是简短地描述出刚才那通电话的内容。

    杰非,也就是林圣杰和于飞合开的设计公司,正在帮一家珠宝品牌拍摄新品catalog(宣传册)。可不知道什么环节出了漏洞,居然让竞争对手拿到照片。

    对方已经把菲林送去杂志,准备以其他珠宝品牌的名义发布出来。

    幸好那家杂志跟《娱乐风向标》的总编王蹇关系不错,他刚刚去造访时,无意间见到那张熟悉的照片,立刻告知林圣杰。

    多亏有了这个巧合,不然等到后天杂志上摊时,杰非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还有一天的时间挽救,不仅仅是为杰非的名誉,更因为他们曾经跟那家珠宝品牌签过保密合同,新品一旦泄密,杰非就要赔偿巨额的损失费。

    “我们明天必须抢在他们之前,把这组新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