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爱在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重生之爱在娱乐圈- 第2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既然她那么乏善可陈,那么,自己对莫忆婷的执念又是从何而来呢?哪怕是看到她种种不堪,白少庭对莫忆婷的渴望却依然存在。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得不到才是最好的?那么,得到之后也许就能放下了。

    既然执念无法消弭,就再试一次吧。

    白少庭告诉自己,他只是不甘心而已,绝不是舍不得。

    这样想着,他再无迟疑,按下了那个他记得万分清楚却从来没有拨通过的号码。

    “莫忆婷,是我。”白少庭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放得和平常一样,不流露丝毫异常:“明天中午我在白氏楼下等你。”

    莫忆婷十分诧异,这么多天不联系了,深更半夜白少庭怎么会打电话给她。想也不想就一口拒绝:“白副总不好意思,我不认为我们还有再见面的必要了。”

    很奇怪,她这样无礼,白少庭竟没有动怒,他又重复了一遍:“明天12点半,我在楼下等你。”

    作者有话要说:

    白少,你就认了吧认了吧

    第二更,大喘气~~~十点左右送上第三更

VIP最新章节 30三十 落花有意

    车里除了沉默还是沉默;没人说话。

    白少庭是在想要如何措辞;才不至于伤害到莫忆婷;让她太过尴尬。

    莫忆婷则压根不打算开口。

    既然拿定主意从此不再跟白少庭纠缠的话;她当然要避免又节外生枝招惹到白少庭。总这么你来我往折腾来折腾去;永远不会有了结的一天。

    且看他今天到底想干什么;然后直接拒绝就是,无需多费口舌。

    “你这两天除了排练去没去别的地方?有没有接触什么生人?”白少庭斟酌着问道;还是担心接下来话说开了莫忆婷会觉得难堪。

    莫忆婷一愣,拿不准要怎么回答;只轻轻地摇了摇头。

    白少庭似乎话中有话,他在暗示什么?莫忆婷不由自主地挺直背脊;进入防御状态。

    白少庭看在眼里;却以为莫忆婷是在为难;有苦难言又说不出口。

    从后视镜里望过去,莫忆婷似乎僵在那里,甚至还有一丝惶惑。也是,碰到了这样难以启齿的事情,她一个小女孩怕是很不好解释。

    白少庭忍不住轻抚她的发丝,带着安慰,还有几分怜惜。

    他把车开到一条偏僻的小路,直接拿出照片递给莫忆婷。

    无人之地,就算莫忆婷有些失态甚或嚎啕大哭也没关系,不会有其他人看到。

    “你放心,已经被我压下来了。以后我不会再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接近你,你自己也多警惕点。”白少庭难得安慰别人,说出来的话连自己也觉得别扭。

    莫忆婷一张张地翻看照片,心情奇异的平静,似乎照片上的并非她本人,而是某个不认识的女人。

    还是让那个摄影师偷拍到了。从摔倒在地到Judie冲进来,不过是一两分钟的事情,就有这么厚厚的一叠。

    各种角度都有,非常巧妙。看着就像是她欲拒还迎、半推半就一样。

    白少庭一直牢牢盯着莫忆婷,没错过她脸上丝毫的变化。恍惚间,他只觉得莫忆婷的面色凄然,甚至透出几分从未见过的无措。

    他想也不想,就要把她揽入怀中,好好抚慰一番。

    哪知莫忆婷竟猛地推开他:“白副总,你这是要让我在这里报恩嘛?感谢你帮我要回这些照片?”嘴角挂着笑,却是冷冰冰的,丝毫没有到达眼底。

    看来白少庭对自己还是不死心。那干脆说得再恶劣点,逼他放手。一片好心被恶意曲解,应该有挑战到他的底限了吧。

    莫忆婷突然觉得,她当初不该答应白少庭荒谬的要求。

    自己的心结,本不可能指望别人来解——想让白少庭帮自己摆脱苏眉的执念,这样荒谬的事情该画上句号了。

    想到这,她伸手就去拉车门要下去。

    白少庭抢先一步按下锁,他不想莫忆婷就这样带着误会离开。

    根本没有冒犯莫忆婷的意思,只想提供个臂膀给伤心的她依靠下,却令她误解。

    白少庭稍稍放开她,尽量和颜悦色地说:“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你不要紧张,放松点。在这边休息下,等你觉得没事了我就送你回白氏。”

    莫忆婷快速地接过话头,声音有几分尖锐:“我已经没事了,现在就要回去。”

    白少庭皱起眉头:“我是为你好,不开心可以对我说,难过了就哭出来。这没什么丢人的,你不用硬撑着,自己难为自己。”

    莫忆婷偏了偏头,略带嘲讽地低笑:“难道白副总觉得我是在无理取闹?那抱歉了,我觉得你还是放我下车好了,免得骚扰到你。”

    不是她要这么刻薄,而是如果要演好这场戏,彻底断了白少庭的念想,必须得如此。

    “我什么时候说你无理取闹了?我这是为你好!”白少庭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今天怎会这么牙尖嘴利。枉费他一片苦心,实在不可理喻。

    算了,看在她无端端被拍了这种照片的份上,莫忆婷总算是受害者,使使性子也很正常。

    深吸一口气,白少庭决定先不去计较她刚才的大小姐脾气。

    可是莫忆婷显然不领情,还是执意要求下车。

    白少庭当然不肯,他所有理智都飞走了。那怕就这样一直僵持着,他也不愿输掉这场无声的较量。

    约莫过掉十多分钟,莫忆婷终于忍耐不下去了。

    她拨通林圣杰的电话:“阿杰,过来接我一下吧。在海通大厦右侧的一条小巷子里面。”

    白少庭的脸色几乎可以用铁青来形容了——这算是挑衅还是示威?居然当着她的面打电话找别的男人求救,把他看成什么!

    猛地踩下油门,他怎么可能让那个什么阿杰找过来。

    莫忆婷数不清他们超了多少车,只看到仪表盘上的速度已经飙到了很右边的位置。她不愿意示弱,只是暗自用手掐住掌心,以缓解心头的惊惧。

    白少庭这样怒气冲冲,到底想要把她弄到哪里去?

    当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还是上次白少庭带她去过的那片野海。

    莫忆婷告诉自己,放松、放松…………她装作有些犯困的样子,慢慢闭上眼睛。

    不知道过去多久,耳边传来白少庭打开车门的声音,他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机不可失,莫忆婷猛地睁开眼睛,飞快地跳下车。

    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往后挪动着。尽量压住脚下的沙子,不发出丁点响动。

    终于,离白少庭有百米开外了,居然都没有被察觉,莫忆婷松了口气。

    她快步走向不远处的一家杂货店躲避,同时再次拨通林圣杰的电话。

    林圣杰竟用了比白少庭过来这边还要短的时间就赶到这个小店。可以想象,他不仅仅是超速,肯定还闯过不少红灯。

    毋庸置疑,他一定是非常担心的。

    可却什么话也没有问,只是眼巴巴地盯着莫忆婷,一眨都不眨。好像是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良久不肯挪开眼睛。

    久到莫忆婷都有点浑身不自在的时候,林圣杰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想去拉莫忆婷的手。

    莫忆婷下意识地一缩。

    林圣杰讪讪地转而拾起莫忆婷发尾的一小撮发丝,牢牢地攥住。

    只有这样他才可以确认,莫忆婷是真实的,呆在他身边,没有离开他。

    自那天的一吻之后,莫忆婷一直在回避他。

    虽然莫忆婷没责怪他,但是林圣杰知道莫忆婷心里肯定会觉得自己太孟浪,居然趁她悲伤不可自抑之际大胆冒犯。

    但是他不后悔,那是他的初吻,只能给莫忆婷的初吻。

    不管以后怎么样,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机会,任何一个可以向莫忆婷证明他真心的机会。否则,他必定会抱憾终生。

    莫忆婷终究还是不忍心,对林圣杰说道:“阿杰,今天我是迫不得已才又麻烦你的,以后绝不会了。我不想再利用你的感情,这样对你太不公平。”

    白少庭曾经辜负过苏眉,她尝过那种被欺骗的滋味,莫忆婷怎么可能去这样对待其他人呢?

    用他人的感情做利剑,再去刺伤那个人,简直比杀人犯还要残忍万分。

    “不要这样说。”林圣杰伸出另一只手,虚虚地掩上莫忆婷的口:“婷婷,你不需要有任何回应,更别急着拒绝我。我做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不存在什么不公平。”

    他的眼里,满溢着温柔和爱恋,那么深、那么重,几乎要将莫忆婷的心神吸引入内、悉数俘获。

    莫忆婷再也看不下去了,她难耐地闭上眼睛。

    在大多数人看来,有个人全身心地爱着自己,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比你费尽心力的去爱一个人,要幸福百倍。

    特别是,这个人还很优秀,是无数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但是,莫忆婷做不到,她虽然不爱白少庭了,但也不代表就能马上爱上林圣杰。

    全身心投入地去爱一个人,这样的要求,对于现在的莫忆婷,难度太高。

    艰涩地睁开眼睛,莫忆婷满含愧疚地看向林圣杰,想对他说点什么。

    自己并没有多好,也许林圣杰所希翼的已加入了他无数的构想,而不是真实的莫忆婷。

    如此深情,她承担不起,更偿还不起。

    她不能再这么残忍——给对方无益的希望,比彻底让他绝望更残忍。

    还没等她组织好语言,林圣杰已经恢复正常,依旧是一贯的阳光灿烂。

    他拍了拍莫忆婷的脸颊,故作轻松地说:“没事了,刚才的说过就算。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你午饭想吃点什么?”

    莫忆婷看着他的样子,听着他爽朗的笑声,还有窗外吹来的风,紧绷的神经一点点放松了。

    慢慢微笑起来:“我要吃鹅肝酱、龙虾、鲍鱼,你带金卡没?”

    “哇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