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爱在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重生之爱在娱乐圈- 第2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中场休息时,莫忆婷最后检查了一遍《乱红》的钢琴伴奏带。

    确定万无一失之后,她找到一间无人的化妆室,进行上场前的热身。

    莫忆婷捡了些幅度不大的动作来做,直到全身微微发热才走出化妆间。

    回到摄影棚之后,莫忆婷的注意力更加集中,感觉整个人都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状况。

    以至于当主持人念到她的名字时,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站起了身。

    演练了千万遍的《乱红》,从莫忆婷的指尖倾泻而下。

    从第一个音符开始,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莫忆婷的大脑一片清明,不再去思考任何技术要点以及表现技巧。

    一任满心的忧伤、苦痛融入其中,尽情倾诉,缠绵低回。恍惚间,又幻化成咏叹,归回至行云流水,愁绪不复,只留千帆过尽后的淡定从容。

    …………

    再也分不清哪个是箫声,哪个是心曲。

    没去看其他人的表情,莫忆婷只知道,这是她发挥得最好的一次,她已经足以向自己交代了。

    叶琪君是第一个点评的:“莫忆婷很聪明,知道用四两拨千斤。你的衣服不算讨巧,但是你的眼妆很好地弥补了这一点。令到你整体造型和你吹的《乱红》匹配得恰到好处,可以说是哀而不伤,丽而不俗。”

    莫忆婷眼睛一亮,叶琪君果然很欣赏她,心思没有白花。

    化妆前,她就想到叶琪君当年是非常推崇“晒伤妆”的,还据此为一个大牌的时装发布会设计了独特的形象——红色的眼线,颓废如末世般的殊丽,美得惊心动魄。

    凭此,叶琪君一举奠定了金牌造型师的地位。

    这样的成功,叶琪君必定是深以为傲的。

    莫忆婷在此基础之上加以改良,去掉过于夸张的枝蔓,只留那一线勾魂的红在自己眼角。宛若凄美的泪痕,又好似新生的羽翼。

    叶琪君的话音刚刚落地,还没等坐在前排的“意粉”为莫忆婷喝彩,纪宁就拿起话筒补充道:

    “形于外的东西和演奏技巧,莫忆婷掌握得不错,不过我觉得这不是她最大的优点。莫忆婷最难得的是,她在用心对待自己的选择,用心诠释她想表达的东西。”

    这几乎是纪宁来校花大赛的几场中,最大的肯定了。

    比起叶琪君的赞许,自然分量更重些。“意粉”们压抑了许久的欢呼一下子爆发出来,经久不歇。

    主持人好不容易安抚住“意粉”,让她们消停下来。

    他正准备叫下一个选手上场——照理说,今天时间紧张,每人表演完只会有一个评委点评,甚至是不点评,留到一组结束后综合指点下。

    莫忆婷已经破例了,得到两位评委的赞许。

    可白少庭却向主持人示意,他还要发言。

    主持人无奈,只得叫住正欲上台的人,静听白副总的高论。

    白少庭的开头让所有人一下子懵了:“灰色,是一种很自我的颜色,很少有人配穿他。太幼稚的,会显得傻,太成熟的,又显得脏,太白的,就平淡得没有了,太黑的,又会被灰衣衬得格外不干净。”

    “意粉”中有些耐不住性子的,开始嘘了起来,她们的婷婷,穿灰色这么有味道,简直无人可比,怎么能容得白少庭责难。

    可是下一句,瞬间让“意粉”们上了天,尖叫声,欢呼声,立刻响彻全场。

    白少庭是这么说的:“莫忆婷,是天生适合穿灰色的人。在她之前,从未有过!”

VIP最新章节 26二十六 缠绵缱绻

    娱乐圈中人,很少把话说的非常绝对。这个地方,有太多的可能。谁也不会贸然下结论,免得日后出现变数,被人嘲笑。

    而白少庭,自然也是深谙此道,通常评价所有艺人都是模棱两可、滴水不漏。

    但刚才,他居然脱口而出,说了那些丝毫不加掩饰的赞美。

    白少庭还记得谭美如说的那句话:“莫忆婷不是最有天分的,但她有少见的灵气。好好雕琢这块璞玉,不要毁了她。”

    当时他还讶异一向冷心冷面的谭美如怎么会这么给他面子,对莫忆婷如此褒奖。

    直至今天,白少庭方才明白,其实她的话丝毫没有夸张,莫忆婷完全当得。

    在那一刻,白少庭眼中只有莫忆婷的一袭灰衣、一柄竹箫。

    压根没有考虑台下郑薇琳的想法,也不再顾忌下节目之后,会遭遇郑薇琳怎样的诘责。

    按照郑薇琳的要求,白少庭应该给莫忆婷投下反对票。

    但是他做不到。不仅仅因为喜欢莫忆婷,更是觉得不该扼杀她的心血。这么多天的努力,莫忆婷投入的不仅仅是勤奋,更有无数感情。

    有这样的认知,白少庭当然不会为那个可笑的约定而放弃莫忆婷。

    也好,趁这个机会跟郑薇琳说清楚。她想要未婚妻名头,没什么问题,还想索取其他,那给不了。

    白少庭的算盘打得很好,不过他低估了郑薇琳的反应。

    中场休息的时候,她立刻要求白少庭去办公室给个解释。

    “为什么食言,让莫忆婷过关。”还没等门完全关好,郑薇琳就怒气冲冲地看向白少庭。

    白少庭闲闲地靠在大班椅上,双手抱胸:“食言?我什么时候有答应过你。上次你提起的时候,我只说我知道了,并没有承诺什么。”

    郑薇琳气极,转而质问道:“那赛前说的呢?你口口声声答应我会帮郑黛琳扫清障碍的。”

    白少庭眼中的冰冷骤然消融了几分:“这条仍然有效。不过今天要加上一点,其中不包括莫忆婷。”那次他想说而没有说出口的,今天终于补上了。

    郑薇琳像是察觉了什么,一下子冷静下来:“为什么这么护着她?难道你看上她了?”

    白少庭挺直了脊背:“是的,我中意她。不过,这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你我二人,维护好明处的体面就行。至于其他,还是不要互相干涉为好。”

    “你这是什么意思,只做有名无实的挂名夫妻?我绝不同意!”郑薇琳一下子跳起来,想去扯白少庭的胳膊。

    白少庭轻轻一推,避开她的攻击,拔腿向门口走着,声音不轻不重地抛下一句话:“不同意,就让你爸爸来跟我谈解除婚约。”

    语毕,头也不回地往摄影棚而去。

    郑薇琳的胡搅蛮缠,白少庭再也不想忍受。

    想来她爸爸也不会支持她,毕竟他找上白少庭是为了生意,联姻只是个工具而已。女儿和女婿是否真的能恩爱和睦,根本不在他考虑之列。

    那么郑薇琳再怎么闹,也无济于事。

    解决完这个大包袱,白少庭整个人都轻松了。

    以至于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他竟一点不觉得冗长。即使是看到表现不佳的选手,也能颇有耐心地勉励几句。

    莫忆婷的心情同样也很好,这一关过得很顺利,顺利到她简直无法想象。

    以至于坐上林圣杰的车后,还没听清楚他说的话,就一口答应下来。

    林圣杰说的是:“婷婷,明天陪我一起去看我妈好不好?”

    莫忆婷说了一个“好”字之后,才反应过来林圣杰刚才说的是看他妈妈,而不是说看他爸妈。实在有点奇怪,难道他爸明天不在家?抑或是他父母分居了?

    又不太好问,林圣杰这样说,显然莫忆婷是该知道内情的。

    可莫忆婷却没在日记里面记录过,她压根无从知晓。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总可以应对过去的。

    不过出于礼貌,莫忆婷还是问了一句:“那你看我带点什么去好呢?”

    林圣杰轻轻抬手揉了揉莫忆婷的头发,微笑着柔声说道:“你不用准备了,我会帮你买好花的。”

    这回答越发让莫忆婷诧异,他妈妈可真是新潮啊,居然喜欢晚辈给她送花。

    …………

    第二天是周末,吃完午饭,林圣杰就过来接她了。

    莫忆婷见林圣杰没有往他家的方向开,忍不住问道:“不去你家嘛?”

    林圣杰的头慢慢垂下:“今天是我妈的忌日。”

    莫忆婷恍然大悟,他应该是要自己陪着去上坟。而这个日子,莫忆婷本应该是记得的。

    她不禁感到十分内疚,却不知该如何安慰林圣杰,只艰难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林圣杰没答话,他从方向盘上慢慢抽出右手,扣住莫忆婷的十指。比以往牵手时更多几分力道,让她无法挣脱。

    莫忆婷的心头猛跳,隐约有某种预感,却又形容不出是什么。

    好不容易到了墓园,莫忆婷抢在前头去拿放在后备箱的那束白色的百合,尽力要和林圣杰保持安全距离,不想那么亲昵。

    许是场合有异,林圣杰也不再黏着她,而是一言不发的耷拉着脑袋。

    林妈妈是七年前去世的,那时候林圣杰应该刚上高中。

    年少丧母,任是谁也会伤心欲绝吧,不知道林圣杰当时是怎样过来的。

    莫忆婷看着林圣杰一言不发地触摸着冰凉的墓碑,仔细擦拭上面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只觉得满是说不出的空茫。

    人死如灯灭,生前所有留恋的,不管是物还是人,皆带不走。而之前在世上留下的所有痕迹,也悉数被抹去。

    还好,林妈妈还有林圣杰惦记,不会很寂寞。

    苏眉呢?还有人会想起她嘛?

    随林圣杰一起祭拜着,莫忆婷感到眼前的一切越来越迷糊。闭上眼,鼻内一阵酸涩涌上眼里。

    这样的地方,勾起她又一次想到苏眉。自己竟连苏眉的墓地都没有去拜祭一下,甚至连她葬在哪里也不知道…………

    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坚硬的水泥台上,转瞬就被灰霾吞没了,阴翳得就如她黯淡的心情。

    恍惚间,莫忆婷只觉眼前一热。

    有温温软软的东西落到她脸颊上,一寸一寸、无比温柔地辗转过每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