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爱在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重生之爱在娱乐圈- 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莫忆婷强忍不适,微微分开双唇,努力汲取更多的空气,让呼吸不那么困难。而这些动作,都刻意地掩饰了——她不想再增加沈玫的负疚感和林圣杰的担心了。

    于飞的车刚停稳,沈玫就护住莫忆婷往前两步,先把她安置在前座。

    沈玫和林圣杰却不太好进去了,因为于飞开的是一辆大众的GTI——后座没有门。要坐进后排座位里时,得从副驾驶座钻过去。

    林圣杰第一次觉得,于飞买这款大众GTI真是个超烂的选择。

    以前看这种掀背式的车,还蛮酷。今天才发现,GTI如此设计,其实是一种拒绝第三个人的姿态——它只合适容纳两个人。

    当下,林圣杰毫不迟疑地把于飞了赶下去,让他和沈玫一起搭的士。

    拉开驾驶室的车门,于飞一向没让别人碰过的方向盘被林圣杰牢牢地握住,他怎么能放心把莫忆婷交给别人。

    尤其是现在,莫忆婷如此不适、急需救治的时候。

    莫忆婷看着林圣杰,就见他在关切、心疼之余,又多了几分怒气。她自知理亏,低声说道:对不起,阿杰,又折腾你了。我以后保证一定好好注意,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林圣杰没有答话。

    他是在生气,但不是气莫忆婷,而是气自己。

    为什么没有早一步发现莫忆婷的举动,为什么没能名正言顺地看顾着她,而要她受这样的大罪?

    如果说之前林圣杰会担心自己的表白可能不够浪漫,自己的心意也许不能被莫忆婷接受的话,现在他只知道,他必须尽快走出这一步。

    而不是,呆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莫忆婷受苦,却只能像个普通朋友般给些微不足道的关心。

    林圣杰的心里有说不出的焦灼苦痛,这样的滋味,他不想再尝第二遍。

VIP最新章节 14十四 倾吐爱意

    莫忆婷微微仰着头,两眼半阖,强自压抑着阵阵恶心欲呕的冲动。

    原来海鲜过敏竟会是这样难受的光景,莫忆婷胡思乱想着试图分散注意力:自己以后绝对不会再去碰任何一种贝壳类的生物了。

    林圣杰把车架得飞快,一路风驰电掣地驶过来,硬是把平时至少需要开上25分钟的路程缩短到了15分钟。

    车还没停稳,林圣杰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

    夜色中,莫忆婷的脸色已经白得几近透明了,竟隐约透出一片淡青。

    林圣杰走到副驾驶的位子,轻手轻脚地想把莫忆婷扶下来。

    他揽住莫忆婷的肩,缓缓把她往外带。虽然林圣杰的动作已是十分温柔,但还是让莫忆婷已经在不停痉挛的胃瞬间翻滚,缩成一团。

    莫忆婷只来得及稍稍推开林圣杰的胳膊,把头些微地扭到另一边,口中的秽物就再也抑制不住,悉数地喷涌而出。

    好在莫忆婷刚才吃的并不算多,但却吐得止都止不住。

    她的手吃力地抓住车门,几近搜肠刮肚地一阵一阵恶心,带动喉咙连续抽搐着,翻江倒海一般,让莫忆婷仅存的几分力气都被抽走了。

    直到什么都吐出不来,头颓然地垂下,莫忆婷依然眼晕耳鸣了好一会儿。

    浑身一点支撑都找不到,莫忆婷整个人软软地靠在林圣杰身上,丝毫动弹不得。

    林圣杰强自按捺住不安,快速用纸巾帮莫忆婷草草擦拭了一下,半蹲下身把她捧入怀里,然后尽量放松全身,抱起莫忆婷向急诊室小跑过去。

    于飞和沈玫也刚刚赶到,他们已经在路上提前打电话,联系到了上次给莫忆婷治疗过敏的霍医生,正一起等候在急症室里。

    “还好你们送来的早。再晚一刻钟,就没这么幸运了,这种过敏如果再次引发休克会非常麻烦。”

    霍医生给莫忆婷做了几项检查,又仔细看了看她的状况,才判断无大碍,那张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方露出一丝轻松的神色。

    莫忆婷无力地叮嘱林圣杰:“让阿玫和于飞先回去吧,不要告诉我妈,免得又让她担心。”

    她不想所有人都围着她转,总是麻烦到别人,会让莫忆婷很不好意思——不过下意识里,她没有把林圣杰当外人。

    幸好,今天整个输液室都很空,林圣杰在里面的小间帮莫忆婷找到了个可以安顿的地方。一共要输大小三瓶液,他想莫忆婷能不受干扰地休息下。

    “谢谢你。”莫忆婷知道说这个显得很见外,但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

    林圣杰揉了揉莫忆婷服帖而软滑的头发,既心疼又怜惜:“说这话干什么,你安心休息下,我会帮你看着吊针的。”

    发间的那只手,似乎有奇异地力量,让莫忆婷慢慢安定下来。

    虽然还是有轻微的头晕和恶心,但胃部舒服了少许,不再会泛酸,一直在发痒的手臂和脖子也好像不那么想去抓挠了。

    昏昏沉沉地,只听见有人低低地喊她的名字,似乎在呓语着什么…………

    莫忆婷再次醒来时,房内的灯已经关掉了,只在床头搁着一支小小的手电筒,发出暖暖的光。

    外面黑漆漆地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幸亏有这点光,才让莫忆婷没觉得那么恐怖。

    以前在外地拍戏,需要住在陌生酒店的时候,苏眉都会把所有的灯都打开才能勉强入睡。黑暗总是令她加重深层的不安全感。

    莫忆婷有点蒙,一点概念都没有,也猜不出是几点。估计时间过去蛮久,手腕上已经没有针头戳着,应该是全部打完了。

    抬眼就见林圣杰的长手长脚颇为别扭地蜷曲在不大的折叠椅上,小半个额头搭在莫忆婷的床边,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似乎很不舒服,眉头微微皱着。

    刚入秋,夜里还是有几许凉意的。

    莫忆婷略略坐起身,想把自己的被子分一部分盖到林圣杰的身上。

    略一动弹,林圣杰就被惊醒了:“怎么了?婷婷,很难受嘛?我去叫医生。”

    莫忆婷的眼角微微有点湿:“我很好,是看你这样睡着怕会受凉了,想帮你盖下被子。”

    林圣杰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我没事,这点小风吹不着我。你还是再睡会吧。霍医生说,要在这边留到明早,观察下有没有其他不良的反应。”

    说着,林圣杰掏出手机,朝着莫忆婷晃了晃:“你不用管我,我玩玩手机上的游戏就好,时间很快能打发掉。”

    “这样直直地坐着,不难受嘛?我看护士那儿应该有陪夜的临时小床出租。要不,你还是找一张将就躺一会吧。”

    莫忆婷万分过意不去:“你爸要是知道你这个大少爷受了这种委屈,还不得心疼死。”

    “不委屈,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虽然病房里的光线很暗,莫忆婷还是依稀窥见林圣杰眼内的迸发出的光彩,让她不敢直视。

    “我做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需要有什么负担。”

    “你只是——喜欢你。”

    林圣杰压抑了许久的话语脱口而出,带着一丝小心翼翼,却又无比郑重。

    在他看来,这三个字不仅仅是在向莫忆婷示爱,更是说出了他所要付的责任:喜欢一个人,就要把所有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和情感和她分享,更要一辈子相守、不离不弃。

    很久以后,莫忆婷回忆起她和林圣杰之间的点点滴滴,耳边总会响起一把明亮而醇厚的声线,说着这样那样不一定很甜蜜却是很窝心的话语。

    最初的心动,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吧。

    没什么惊天动地的理由,也不怎么浪漫旖旎。

    只是在那样的瞬间,有种种细小到微不足道的东西奔涌上来,勾起了莫忆婷心底里一直希翼的各种美好光景。

    经常有一种错位感,让林圣杰,这个比“自己”实际年龄要小四岁的男孩当作弱小者那样照顾,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然而想拒绝的时候,总是会有惰性跑出来阻拦。

    习惯,是最容易不过的一件事情,每每让人沉湎其中,不愿意改变。

    但是莫忆婷不想让林圣杰混淆喜欢和习惯,这对他不公平。

    也好,趁着今天,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吧。

    见莫忆婷欲言又止地样子,林圣杰帮莫忆婷重新将被子掖好。

    唇边带着不加掩饰的宠溺:“我不知道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我只知道,我不想错过。你是那么的美好,我只想时时跟你在一起。怎么样,都不够。”

    说到此处,林圣杰竟然有一丝羞赧:“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你可以不回应。我虽然希望你能和我想的一样,但我绝不会勉强你。”

    莫忆婷定定地看着林圣杰,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有的犹疑,都被他无比温暖的笑容融化了。那些狠心的话,自然再也说不出口。

    莫忆婷迟疑了几秒,终于伸出手,食指缓缓滑过林圣杰的眉头,像是安抚,又像是在挣扎。

    林圣杰一下子捉住她的手,弯下身,把脸埋在莫忆婷的掌心,声音闷闷的:“对不起,我不该现在对你说这些,你还病着呢。”

    “什么都不用想,再睡一会吧。等明天,就都好了。”林圣杰放低了声音在莫忆婷耳边低喃。

    可能是吊针里面加了有镇定作用的成分,莫忆婷竟真的又迷迷糊糊地去会了周公。

    这一觉,睡得十分沉,莫忆婷意识全无地坠入黑甜乡里,什么梦都没做。

    等到第二天,霍医生上班的时候,莫忆婷的种种不适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根据霍医生的要求,莫忆婷又吃了几天抗过敏的药物,饮食也注意尽量清淡。

    可能是调理得当,除了身上那些小红点留下的印记需要时间才能退去之外,这次的过敏倒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也没有让莫忆婷变成敏感性体质。

    但是,在得知几天后白氏将召集南部赛区第一轮晋级的200名选手分组排练的时候,林圣杰还是不免有些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