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甲》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附甲-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钦庑├霞一锔硬永茫 

凌明锋话音才落,一名手捧鲜花的年轻男人自席间站了起来,带着淡定的微笑坦然上前,当着众多宾客的面牵住了凌霜儿的小手。

“谢谢各位的来到,谢谢凌叔的祝福,我会好好珍惜霜儿的!”说话的这个年轻人身材高大,面如冠玉,说话时的语调平稳有力,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一股极有教养的气质,的确不愧是高门大户里出来的优质青年。

这一对璧人站在舞台之上,单以外型而论,的确是极相配的一对。只是凌霜儿的脸色有些漠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众多宾客纷纷向凌明峰举杯,表示庆贺。

凌氏本来就有些家底,如今又搭上了徐区长这条线,一旦和徐家结成了姻亲,凌氏的影响力在矿区无形之间又上了一个台阶,以后发财的路子也就越来越宽广了。

一家有女百家求,几家欢乐几家愁。听到这个消息的刹那间,赵大泽的耳边犹如响了一声晴天霹雳,脑子里一片嗡嗡作响,乱作一团。

看到凌霜儿的纤手被紧紧握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手掌当中,少年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怎么会这样?明明和我约好了,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山坡上的那些野花儿,还有那夜的萤火虫,你难道全都忘记了?”少年的口中不住的喃喃自语,一直到订婚的这对新人一路举杯敬酒,敬到了赵大泽所在的这张桌台前。

凌霜儿的目光一触到少年那炽热到发亮的眼神,立刻默然低下了头,本来任由未婚夫牵着的小手,也在不经意间偷偷缩了回去。

“大泽,你的伤心其实我明白的!儿时的那些记忆,霜儿并不曾忘记。其实我并不是你心目中的完美女孩。甚至,我羡慕你!羡慕你没有家族的束缚和责任,能够自由自在的追求。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我只能在心底默默的祝福你,我的好伙伴。”

这些话儿,凌霜儿虽然没有说出口,却希望赵大泽有一天能明白。两人虽然是从小的玩伴,但是身份的差距让彼此有着不同的道路,凌霜儿很早就知道了,自己成人礼完成的这一天,就要开始背负家族的责任,她和赵大泽,是永远不可能的。过去的那些若有若无的甜蜜,不过是少女自欺欺人的举动罢了。

强自忍住心中悲苦,赵大泽并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甚至在凌霜儿低下头的同时,他也将目光偏向一边,刻意不看向两人。

赵大泽极力故作镇定的表情,落在有心人眼中就有些突兀了,他与那些只知道争着蜂拥而上,高举酒杯混个脸熟,一心想和凌徐两家套上点交情的大多数人绝然不同。

徐朗一向是个极敏感的人,未婚妻从自己掌中抽手的那一瞬间,他便已经有所感应了,目光在人群之中扫视,很容易就发现了面前这个正在强自克制的黑面少年。

“这边的几位,你们都是霜儿的好朋友吧!今天是我们订婚的好日子,来,我敬你们一杯!”徐朗不动声色,他只是想看一看,这名少年究竟能忍到什么程度!夺走别人心爱的东西,然后看着对方那无奈得快要发疯的表情,实在是种非常有优越感的至高享受啊!

赵大泽抬起头,默默直视面前这个脸上总带着那么一丝笑意的男人,不错!这人的外表比自己好看太多,无论是家世背景,甚至是身上的穿戴也不是自己这样一个穷矿工所能比拟的,可是那又如何?他爱霜儿么?他除了对霜儿的美丽外表所吸引,他了解霜儿么?他会带她去山坡上采野花儿,会捉萤火虫给她么?他会一辈子全心全意对她好么?

可是霜儿为什么会答应嫁给他!为什么?为什么!

不知为何,赵大泽此刻只觉得喉咙里苦涩极了,这股苦意,一直苦到心尖,身体仿佛都有些麻木了。

徐朗举起酒杯的右手在半空中停了一停,正要继续说点什么。

赵大泽突然伸手,一把抄起了桌上的酒瓶,猛一仰首,将大半瓶红酒像是喝凉水一样通通灌进了肚子。

“祝。。。祝你们百年好合!”赵大泽忍不住惨笑了两声,突然伸手一指徐朗,杀气腾腾的吼道:“你记住,如果有一天让我知道你对霜儿不好!我一定要你好看!”

大半瓶红酒入肚,赵大泽立刻感觉到有些天旋地转,脚步似乎有些站不稳了。

赵大泽这闷小子突然发疯,周围的众人全都给吓了一大跳,只有徐朗坦然不动,这男人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再三打量了赵大泽一番之后,终于按捺不住戾气,阴着脸说道:“就凭你?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在这种场合跳出来乱吠?来人,拖他出去!”

徐朗话音才落,立刻有两名身强力壮的护卫上前,一左一右架住了赵大泽。

徐家拥有矿区内唯一的一支警备武装力量,在矿区素来是最强势的,哪里容得一个野小子在小主人面前放肆。

赵大泽也不挣扎。到了此刻,哀大莫过于心死。少年的心中,单纯得以为爱情就是人生的全部。

反正也已经无所谓了,破罐子破摔那又怎样。赵大泽努力睁大了一双醉眼,只是用力的瞧着凌霜儿,瞧着这个自己单相思了八年,给过自己一线希望却又无情的将其扼杀了的女孩。

“为什么?我还是喜欢她!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恨她呢!我只要她看我一眼,看一眼就好!”

赵大泽的酒劲上来了,意识也有些模糊,他只是不明白,凌霜一直垂着头,儿为什么就是不愿抬起头看一眼自己呢?哪怕就一眼也好啊!

徐朗举起手臂,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两名护卫立刻架着赵大泽停留在原地。

赵大泽垂着头,脑袋里面嗡嗡作响,胸口像是被千万根细线贯穿般痛楚,感觉到有人靠近了自己,并且在他耳边用轻微得几乎不可察觉的声音说道:“穷小子!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徐朗玩过的女人,可能比这个宴会厅内的人数加起来还要多呢!你猜我会不会跟你的霜儿妹妹白头偕头,永结同心?”

“哈哈。。。哈哈哈!”徐朗凑在这傻小子耳边说完之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种侮辱别人的快感,真是舒畅极了啊!

把对方奉若神明,珍惜得如同生命一样的女人随意玩弄,而对方却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实在是妙极了!权势与财富,正是能带给人这种妙不可言的摧残快感啊!

这几句话听到耳中,赵大泽的头脑有了一瞬间的停顿与沉寂,意识刹那间回到了六年前,死老头在传授自己拳法之前说的那番话,“武者当有武者的尊严,可以穷困、可以孤独、可以独守,可以不被世人所理解,但是武者绝不可受辱!匹夫之怒,当血溅五步!为了守护身边那些值得珍惜的东西,抛却这一身练就的皮囊,牺牲那看似珍贵的生命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没有这样的觉悟,又何必练拳!

酒劲贯通全身,赵大泽的头脑猛然间清醒,眼中突然闪现出异样明亮的光彩,不错!面前这个鸟人,摆明了将会是霜儿妹妹一辈子的噩梦。

“不管了!纵然霜儿将来恨我也罢,今天我就要废了他,以绝后患!”赵大泽的眼神愈发坚定了。

第五章 辣手惩奸

 心意所及,赵大泽猛然沉肩,少年的脚下像生了根似的,两名牛高马大的护卫一扯之下竟然没有扯动。没等对方两人反应过来,赵大泽一心二用,腰胯扭转的同时,左肘猛然上扬,右脚斜拐重踏,这一招在方寸之间陡然发力,正合了醉八仙拳法中的虚守实发,逢避而击的要旨。

两名护卫没想到这少年不仅敢于反抗,而且还是个练家子,猝不及防之下齐齐中招,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闷哼。

电光火石之间,赵大泽脱困而出,跨前一大步,脚下发出的力道沉猛无匹,竟然踩得地毯吱吱作响。

少年转腰甩肩,想也不想,一记崩拳直捣徐朗的胸口。

徐朗也没料到这小子蛮力如此惊人,竟然能挣脱两名护卫的钳制,眼见这少年凶巴巴的扑了上来,下意识的将身边的凌霜儿一把朝前推了过去,像他这种经常玩高级附甲的人,自身战力未必强悍,但体速和反应还是有的。

赵大泽根本没想到这白脸男人会如此无耻,大惊之下,硬生生收住拳头,却仍只收住了一半力道。

这一拳轰在凌霜儿的肩头位置,力道虽然减弱了许多,却也不是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所能承受的。

凌霜儿应声而倒,赵大泽呆立在当场,一动不动,心中又悔又急。

众宾客全都炸了窝似的向两边分开,徐朗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丑态,恼羞成怒,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枚深红色的附甲空间钮,第一时间唤出了自己的附甲。

徐朗身为区长公子,用的自然是矿区警卫部队才有资格使用的高级制式战斗附甲。

一点五秒之后,一具红黑色的武装附甲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警用B-29型,仿人型机体,红黑相间的钛合金装甲代表着极高的防御力,而徐朗随后从附甲手肘部位缓缓抽出来的那根合金电光刺,则显示出了这具警用战斗附甲的强大攻击力。

这具警用B-29型战斗附甲的出现,无形之中令宴会厅内压力倍增。

还好警用B-29型抽出的是近战装备合金电光刺,如果发现徐朗附甲肩头位置的镭射光枪开始预热,恐怕宴会厅内的所有宾客都要准备夺路而逃了。

“对方肆无忌惮的使用附甲,看来是打算要自己的小命了!”

赵大泽瞬间将警觉性提至最高,立刻抛开一切杂念,毫不犹豫的唤出了自己的矿用附甲。

零点零二秒,赵大泽的矿工附甲刚刚合体完毕,自测程序还在启动中,两具附甲就已经毫无花巧的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很明显,徐朗使用警用B-29型的技术动作相当熟练,非常标准的警用附甲战斗动作,一记来势汹汹的滑步肩撞,利用对方附甲刚刚合体的空隙,一撞之下重心必然不稳,然后将手中的合金电光刺反手递向矿工附甲的腰肋部位,因为那里向来是大多数民用附甲的薄弱位置。

赵大泽的矿工附甲重达一吨,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