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侠萧浪》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独行侠萧浪- 第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郎君,你还记得我吗?”

这一问勾起了萧浪的回忆,他似乎以前真的见过眼前的女子。只是怎么也想不起具体细节来。

“两年前,妾身与父亲去太湖走亲戚,在客栈中被人偷了银两,还不了住店钱,店家要把我卖入青楼,是你救了我的呀!”

经她一提,萧浪想起这事来,那时他在太湖执行任务,路遇这事,听二人口音是家乡那边的人,便出手打跑了客栈中的打手并给了父女二人银两。

邱红接着道:“我求了好久菩萨,真的见到你了,没想到还是在------”她的脸已经飞满红潮。

萧浪却道:“这事你不可告诉别人。”

邱红道:“我知道你是很厉害的人,你的经历一定非同一般,你不让我说,我便不告诉任何人。”看着邱红认真的样子,萧浪默默想道:“莫非这真的是天意,或许我的命中已经注定了我的一生。”

“郎君,你累了吧,我门要睡了吗?”萧浪点头。

蜡烛熄灭,萧浪似乎觉得自己就要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了。然而命运却不是这样安排他的。

第八章-赌坊压剑

 第八章-赌坊压剑

蜡烛熄灭,萧浪似乎觉得自己就要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了。然而命运却不是这样安排他的。

¤¤¤

在同样的一天里,不同的地方,有人离开家乡,有人踏上归途,有人悲有人喜,总之是尽不相同的。

在萧浪结婚的那天里,在另外一个地方,有这样一个少年。

少年秀发凌乱,衣襟不整,显见多日不洗。

少年的背上负一把剑,所有人都能看得出那是一把好剑。只是这样的好剑与背负它的人不相配而已。

少年脸色蜡黄,步伐不稳,显是劳累过度。他在这繁华的街道上,好似全然不称,也没有人去注意他。一天中不知有多少像他一样的人会来到流阳城。但却有人注视到他的按把剑,他也全然不睬。当经过包子铺或小吃店时,飘来的香气使他禁不注咽下吐沫,转头望了望又继续向前走。

这时、少年转身了,走向一个热闹的地方。

他从那门进去,室内深约五丈,宽有四丈,摆着五六张赌桌,到处都围满了人。他朝人最多的一桌走去,然后挤入人群。一张檀木长桌上放着下注的银钱。众人的目光都注视在一个白瓷盖碗上,“开”的一声,一只手麻利地打开了盖碗,三个股子共是三点。

“三点、三点,我赢了,我赢了!”

“妈的,怎么全是一点。”

“哦------”

在喧闹声中,有人欣喜有人忧,又有人加入和有人离去。

人们又纷纷开始下注,少年取下身上的剑,压了下去,压在三点上。直到此刻,众人才注意到他的来临,都一齐愕然。

庄家说话了:“公子真的要用这剑压注吗?”

少年道:“正是!”

“若是公子赢了,我赌坊可无剑赔你,然则输了公子就得留下此剑,你可考虑好了。”

“我------我考虑好了。”少年似不愿意,肯定的语气却从他的口中说出,虽然说得断断续续却是真的。

庄家叫一声“验剑”,马上有人分开人群挤进来,取剑检验看值多少钱。在场的人都有些惋惜了,若这少年赢了固好,输了就太可惜了。从这把剑的外表来看,这必然不是一把普通的剑,这少年或许是一位剑客。

一位剑客竟然到了把剑赌掉的地步,这实在是很无奈的事情。

验剑的人细看之后拨剑出销,脸色在急剧的变化着。

“阴阳剑,这是阴阳剑!”他的声音很大。

少年不动声色,其他的人却都惊讶了,旁边几桌的人也围了过来。只因验剑的人声音实在太大了。“阴阳剑”三字吸引着他们,众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剑上,三尺九寸的剑身上隐隐透着青蓝二色,在拿剑的人翻转的同时,剑光炫动着所有人的眼睛。

验剑人此突起变化,横手出剑刺向少年。一面只听他口中叫道:“小子,这剑你从哪里得来。”大有一听不对就要把少年杀于剑下的趋势。

围着的人开始散开,有的马上跃出赌坊,有的取出手中的兵器指向少年。

阴阳剑在江湖中享名四十余年,与江湖中的另一把名器破魂刀几乎不相上下,剑由名剑山庄老庄主谢问所铸,一直是江湖中正义的象征。此剑后来传给少庄主谢天青,但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眼前的少年绝不可能是谢天青。两年前在江湖中盛名以久的名剑山庄被破,据说是杀手组织“七杀”所为,之后名剑山庄在江湖上消失,也便没了谢天青与阴阳剑的消息。此刻出现阴阳剑其中必有蹊跷。

这千均一发的关头,少年却无半点惧色,冷冷道:“这与你何干?”

众人怒极,只欲把这少年生撕开来。验剑人更是怒得大叫:“看我去你小命!”说着就把剑抹向少年脖颈。

刚才看盖碗的庄家也出手了,他没杀人而是救人,他用一颗股子震偏了验剑人的那一剑。接着他走向少年,一面道:“李兄弟,不可鲁莽。”众人不知道他意欲何为,但他接着又报拳道:“各位517Ζ,不可以对这位小兄弟无理。”顿了一顿又道:“赌坊今日营业结束,各位请回吧!”

却有一人道:“我等要问出这人为何持有谢天青大侠的阴阳剑,说不定和名剑山庄的被破有关。”众人完成同意他说的话,纷纷表示赞同。

庄家却怒道:“各位立刻请回!”说完他从自己的脸上又拉下一张脸来,原来他是易过容的。一张新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少年不禁一颤,众人更是惊异。唯有验剑人不惊不动,反增怒气,显然是因为那庄家的举动。新面孔上青筋凸现,皱纹满布,胡子雪白。在他张嘴时,只见上排两颗门牙也没了。看来他至少六十岁以上。但刚才看他不过中年,没想到他的易容术如此了得。

“南郭无牙,你是南郭无牙!”不知是谁把这众人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南郭无牙道:“不错。”却只有三个人听到了他的话,少年、验剑人和他自己。

其他的人呢?其他人已经走了,不,应该说是逃了。南郭无牙的这张脸就像唐门的暗器一样,他们很害怕,于是他们逃了。据说他本不叫南郭无牙,他是一个嗜赌如命的人,自从他有一次赌输了两颗门牙后,他便成了南郭无牙,江湖上对于他的传言很多,这一点更是人人知道的。

少年看到如此变故,知道非离开不可,于是道:“既然不赌了,阁下请把剑还我。”说罢便走向验剑人夺剑。

验剑人要质问少年的来历,所以不愿伤他,于是口中叫着:“小子放肆。“身子持剑急闪。

没想到剑还是被少年夺走了。

一个落魄的少年居然有这等身手。南郭无牙惊异不已,验剑人也惊呆了。因为少年用的是名剑山庄谢家的上乘剑法中的夺剑式。

现在看见少年出手,南郭无牙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单刀直入便道:“小兄弟是名剑山庄什么人,持与阴阳剑,又会使用谢家的剑法。”听到这话,又见刚才少年出手,验剑人也不在鲁莽了qǐsǔü,静静的等桌少年人回答。

少年道:“我为和要告诉你们,谁都看得出你们不怀好意。”说完他已转身向外走去。

南郭无牙身子一晃拦住了他的去路,道:“小兄弟但言无防,老夫与谢问乃是交好。”又指向验剑人道:“这位是名剑山庄二十年前的管家蔡盾先生。二年前名剑山庄被破,我等都曾受过谢问的恩德,意欲查出真凶,找到自那时便消失的谢家人。见小兄弟持有阴阳剑故有此一问。”

少年显是被言所动声音也和缓起来;道:“二位对名剑山庄倒是情义深重,但如何让我相信你们呢?”

蔡盾这次发话了:“我右手手臂上的烙印可以为证,凡是名剑山庄的人都有这样一个烙印。”他说话的同时拉起了袖子,少年马上看见了他右手手臂上上的烙印,烙印长有半寸,是两刃各显青蓝的一截剑尖。

少年一看便变了脸色,是高兴与惊异。

南郭无牙道:“小兄弟有什么话不纺直说。”

第九章-招兵大会

 第九章-招兵大会

少年一看便变了脸色,是高兴与惊异。

南郭无牙道:“小兄弟有什么话不纺直说。”

少年的举动却很突然,他一下就跪倒在了蔡盾的身前,拜道:“蔡叔叔,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我是谢天青的儿子谢应城,家父临终时叫我来找你,我终于找到你了!”他的泪水跟着话语一同出来。

蔡盾的眼睛也湿润了:“你------你真是谢少主的儿子,记得我离开名剑上庄的时候,你父亲尚未娶亲,没想到现在已经有这么大的儿子了。”他顿了一顿又道:“不过也是,我只比你父亲年长七岁,当时为了情事不得已离开名剑山庄,想来二十余年,我的女儿已经很大,他有儿子也是很正常的。”

蔡盾颤抖着扶起谢应城,细细打量,这才发现谢应城确与当年的谢天青有几分相似。而看到谢应城尽然这么落魄,他的泪水也落了下来。他自离开名剑山庄之后一直因情事所绕未得前去探望,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也是听别人说的,而到他情事再无牵挂一年前去往名剑山庄的时候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于是这才找到已经退隐二十余年的南郭无牙,说明事由,与他一同寄在这小小赌坊意欲查出事由为名剑山庄报仇血恨。

亲情般的温暖让谢应城高兴不已,南郭无牙默默看着这二人,好似在回忆自己已经死去的妻儿,眼中满是笑意。

蔡盾把谢应城拉去椅上坐了,问道:“你怎么会来到此地,你父亲又到那里去了?”

谢应城道:“看来我爷爷过世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便从爷爷过世之后开始说起吧!”蔡盾自然知道谢问过世的事,那是十五年前的事,那时他忙于妻女没去成,直到现在还一直后悔。南郭无牙也没去,他二十年前去了东嬴,直到一年前才被蔡盾找回,告诉了他所有的事让他帮忙一起为名剑山庄报仇。

“好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