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侠萧浪》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独行侠萧浪- 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莫笑天接着道:“中原武林那是何等壮大,西域魔教虽然厉害却也在人数处于劣势,两个月后魔教主峰光明顶终于被攻破。就在光明顶攻破前几日,魔教教主杨动知道在难支持下去,便协同当时的龙凤二圣使,带了教中财宝躲入山顶秘道,打算他日再思重震魔教。”

“中原武林人士损失惨重,自然不会放过魔教,遍寻秘道不得入口之后便在光明顶上守了起来。杨动三人久困秘道,知道再难逃脱,于是做出了最后打算。杨动昔年曾在西域蛮荒之地得到一快天外奇石,就把那奇石在秘道内融化,同时投身熔炉以自身心血为祭,练出了绝世神器‘破魂刀’。”

“破魂刀练出之后,魔教凤圣使握于手上,却立时被魔刀所控,一出手就杀了与他朝昔共处的龙圣使,风圣使杀人之后悔恨无比,一心寻死,于是以血为书,在秘道岩壁内记下此事,同时写下自己的毕生所学‘凤舞九天’便自杀而亡。”

四十年前不为人知的秘密由莫笑天一一诉说着,所有听到的人都静静地听着。

莫笑天看看众人的反映,又继续说下去:

“之后不久,我门找来炸药,炸开密道,终于进了密道。当看到墙上凤圣使留下的字后。我不顾众人的反对第一个拿起破魂刀,刀一入手,我却酿出了血案,就连苦苦哀求的妻儿已死于我的刀下。那一次只有名剑山庄谢问带着我的小女莫千凝得已逃脱。”

“我杀过一阵,再无人可杀,便慢慢平静下来,想起刚才的疯狂,悔恨不已,便寻死人堆后发现我那徒弟项义尚还活着,便把他救起,带出所有魔教财宝离开光明顶。”

“那次围攻魔教所剩的人全部被我杀死,我知自己罪睨深重,出来之后把所有财宝交与徒弟,便隐去了深山中,把所有心思放在破魂刀上,欲要勘破刀的魔性,让它不在危害江湖。只有时魔性难以控制之下,又寻出村镇,见人就杀。”

“善哉!衫哉!前辈当真杀睨深重了。”听他说完,念慈第一个放出声来。颜霜还想知道其他的事情,便问道:“那后来你的小女儿怎么样了,你没去看过她吗?”

“这个就要问她了,千凝,你来说说吧!为父也很想知道你身上发生的事。”莫笑天双眼对着凤凰楼主,幽幽说道。

凤凰楼主道:“那些你造的睨,还要我再说出来吗?要是你不去拿那把刀就一切都不会发生了,母亲就不会死,哥哥也不会死,我至今也不能忘记当时他们苦苦求你的摸样。”

莫笑天忆起当时,泪水落了下来,口中道:“纪然,千浪,我对不住你们。”

但凤凰楼主还是把另一段往事说了出来:

“我被谢叔叔救走之后,过了数日,我一心想要埋葬母亲与哥哥的尸体,便在谢叔叔的陪同下又进了那秘道。进入秘道埋葬了母亲与哥哥尸体之后,我们又去看了那段凤圣使留下的话,并记下了他留下的武功记录‘凤舞九天’,同时谢叔叔见熔炼破魂刀的地方尚还留有半块天外奇石,便拿去熔炼了阴阳剑。他后来更把‘凤舞九天’融入剑法当中,创出了名震江湖的‘名剑风流十三式’。我则携了凤圣使的武功记录历经多年的艰辛创立了凤凰楼。一心追寻破魂刀的下落,欲要一雪前仇。”

莫笑天听到这里痛声大啸:“你当真非杀了我不可吗,你就一点不记念我是你的父亲?”

“在你杀了母亲与哥哥的那一刻我已经不认你这个父亲了。我也不在姓莫,我跟着母亲,我姓纪,我叫纪千凝。”

“那好,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莫笑天仰天而起,伸开双臂,引爆自己内劲,爆裂而死。死前只留下两句话:

“你们别再去找破魂刀,它已经有了新的主人!”

“纪然,千浪,我来了------”

第二十一章-西门吹雪

 第二十一章-西门吹雪

“那好,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莫笑天仰天而起,伸开双臂,引爆自己内劲,爆裂而死。死前只留下两句话:

“你们别再去找破魂刀,它已经有了新的主人!”

“纪然,千浪,我来了------”

莫笑天虽死,凤凰楼主却还不能放下对破魂刀的恨意,她一定要找到那把刀然后把它溶成废铁。这么多年来,他到处去救那些垂死的人,为的就是让他们帮自己去找到破魂刀,萧浪是,陈青等人也是。她并不怕这些人拿到破魂刀会做出坏事,她要的就是他们变得疯狂,然后她再号召江湖众门派之力,来惩歼除恶,那样她不仅会达到她的目的,她也会名垂千古,成为人人称赞的大英雄。

第二天,江湖上已传出了破魂刀的消息,江湖正派集集力量,向萧浪与破魂刀可能出现的任何一个地方出击。但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三个人。

而且是三个年轻人。

宋施、谢应城、项元庆。

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原因,也带着江湖人的希望,如果成功,他们都会被江湖记住。

成为真正的英雄。

凤凰楼主已经年迈,她知道自己不必去冒险出手了,她只要做好一个领导者的角色就可以。

所以她凭借着昔年那个凤圣使留下的武功记录“凤舞九天”,助宋施练成了流云飞袖的最后一技“凤舞”,并治好了他的腿,指出了谢应城的“名剑风流十三式”在流传中的遗漏,更帮助项元庆完成了项家“飞龙爪”的最高层修炼。

这三个年轻人现在已经是江湖中的顶尖者,他们将引领整个江湖的波动。

西河,萧浪的家中,邱红还在等着萧浪。

现在已经入夜好久,但她并没有睡,她在灯下为自己肚中未出世的孩子做着衣服,她并没有告诉萧浪她已经怀了孩子,她要给萧浪一个惊喜。

院外的门敲响了,是萧浪回来了吗,邱红脸上挂上笑,赶忙跑去开门,虽然她已经失望了好多次,但她认为不会永远失望下去。

门打开,这次她还是失望了。

门外是两个男人,年纪都已经很大,她从来没见过这两人。

邱红下意识的要关门,一个男人马上伸手阻挡。正是沈刚,他的旁边是那个西门,西门家三兄弟已只剩下他一个。江湖上的波动很大,传的很快,他们已知道破魂刀在萧浪的手里。和萧浪一样,他们都是凤凰楼主救下的人,他们也在为凤凰楼主找刀,但他们更有自己的私心,得到破魂刀就是他们翻身的日子。

他们能最快找到萧浪的家,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邱红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西门道:“我们来找你家相公,我们是他多年前的朋友,我叫西门,这位是沈刚!”

“是吗?可是他不在家,你们到明天再来吧!”

沈刚双眉一凝,道:“现在很晚,外面的客栈已经关门,妹子可否留我们住下。我们真是萧浪的朋友呀,小浪要是知道你把我们拒于门外,不知他会发什么样的火。”

邱红犹豫一下,还是让他们进了家。二人边走边打量这个四合院,在寻找着所有对战斗有利的地方。

客堂的灯很明亮,西门看见了邱红那微微隆起的肚子,便道:“原来妹子已经怀了身孕,看来小浪不久就要做爸爸了。”

邱红笑笑,潮红挂上了脸,但她显得很是高兴,于是她问道:“二位大哥肚子饿吗,我给你们做点吃的!”

“那自然甚好!”沈刚说着,眼中已经转起了异样的神光。

饭菜很快摆上了桌子,酒也没少,那酒还是萧浪走前吴天石拿来的女儿红,那次并没有喝完。二人很快吃了起来。

邱红去把一间空房腾了出来,已经给他们铺好了床。

今夜的月亮很圆,似乎它想要看见今晚将要发生的一切,所以它必须很圆很圆才能看得清楚。

看着客人睡下之后,邱红也走入自己的房间息灯睡了。

今夜的月色注定是不平静的,它所照耀下的人们也必然不平静。沈刚睡下之后一直翻来覆去难已入眠。终于他起身蹑着手脚出了自己的房间。

然而一个声音已经响起:“沈刚,你要去哪里?”是西门的声音。

“没------没什么,我去茅房!”

西门不再出声,但沈刚并没有真的去茅房。他的手已经探向了邱红那道房间的门。

“刷”的一声,西门的剑指向了他的后背:“你要做什么?”

沈刚马上回过身来,拿开他的剑,道:“小心刀剑无眼呀!”

“快回去睡觉,别动那女子。”

“呵呵,你今天是怎么了,你也知道我的喜好!说实话,怀孕的我可是还没玩过,肯定别有一翻风味,况且这女人长的不丑。”

“住口!我不许你碰她!”西门说的却是实话,他家兄弟四人都是执着的人,说出去的话都会算数,甚至会用生命去维护。他很快想到了西门老大,西门老大是个痴情的人,他曾爱上过一个女子,但那个女子无情的离开了他,当时西门老大说了一句话,“你这么无情你一定会后悔的,以后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杀了你的子女,让你痛苦一生。”后来那女子嫁给了兄弟帮帮主项义,生下一双子女项元庆与项元青。而西门老大再次走出江湖就立即去要实现他的诺言,去刺杀女子的儿子项元庆,西门老大是不幸的,他现在已经死在了项义的拷问下。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流阳河上会劫打兄弟帮船队的原因。西门一直很敬佩自己的大哥。因为大哥真的很执着。

同样做为老四的西门也是执着的,他虽然是老四,但他其实和他的哥哥们是在同一个时辰里出生的,因为他们四兄弟是四胞胎。

西门很快又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他的家乡是陕北的一个小山村,他们兄弟出生的时候父亲已经过世,是母亲一个人把他们拉扯大,每当生活困苦的时候,母亲总会给他们讲一个人,讲一个个的故事。母亲告诉他们,他们的祖上是一个名动江湖的剑客——西门吹雪。所以他们身体里面流着名人的血,他们不应该害怕困苦,母亲告诉他们总有一天他们会名动江湖,受人景仰。西门四兄弟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那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