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侠萧浪》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独行侠萧浪- 第1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林树高深,初晨的阳光泻下枝叶空隙,衬着鸟语,一派清静谐和的景象。萧浪又行一阵,料想再无人追来,便放下项元青,替她解了穴道丢在一旁,道:“你可以走了。”

项元青紧紧抓着被子裹住自己,她的眼睛已经哭红,她记得这个神色冷漠的青年,陈青就是被他一刀击杀的。项元青的脸上还挂着泪水,也许基于那种你看过我的身体就要对我负责的思想,也许基于她第一眼看见萧浪时那种心间的一丝颤动,也许基于想要看透这男人脸上的冷漠,项元青直直盯着萧浪的脸,狠狠道:“你不要脸!”

萧浪却是第一次被人这样骂,他脱下外套丢在地上,转过身去,冷冷道:“穿上这个,快走,不然我可真把你吃了!”

项元青这次更怕了,慌忙披了那外套赤着脚一步一痛的向树林外走去。远远的丢下一句话:“我恨你!”

萧浪冷笑一声,不再理她,刚才的一阵奔逃已经消耗大量内力,萧浪盘腿坐下开始调息。调息没过多久,项元青远去的地方传来了几声惊叫:“救命呀!救命呀!”

萧浪纵身跃起,提刀马上飞去。

不远处,项元青被按倒地上,一个男人正在撕着她裹在外面的衣服,男人淫荡的声音碎碎说着:“呵呵,没想到我躲到这荒林里真是来对了,居然能遇到这么美丽娇艳的姑娘,昨天差点死了,现在可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了。”这人却是昨夜被宋施吓跑的沈刚。沈刚逃脱之后不敢留在城里,便连夜上了这树林。没想到正要回城去,便见了项元青。

“细皮嫩肉的,比那些什么楼的姑娘好多了。”沈刚还在为自己的艳服高兴着。

“放开她!”萧浪一声大吼,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场面,他的怒火跟当年在太湖边上救邱红的时候一样大。

沈刚停下动作转过身来,看见了这个昨天一招击杀陈青的冷面青年。

“是你!”沈刚惊异的同时心中已经渗出冷汗,他自认没有陈青的身手,他自认打不过眼前的青年。但他坚信自己绝对不会死在青年的手上,他的轻功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在江湖上排上名次。他的外号也是从轻功上来的,“盗马客”,他能把快速奔跑的汗血宝马从骑手的胯下盗走,足见他的轻功很好,他若奋力跑起来,江湖中能追上他的人他还没见过。

沈刚发腿就跑,瞬间消失在树林里。

这人果然跑的很快,萧浪很是吃惊,他见过的人若能相提并论的应该只有燕芯了,燕芯的身法飘逸灵动,但燕芯已经死了。

“你不是让我走了吗,怎么又回来!”项元青的秀发已凌乱,她的声音已嘶哑。

萧浪看见她的两只脚丫布满了血,富家的姑娘又怎么经得起这山林间的枯木杂枝划开脚丫,项元青心里的痛正和这脚丫上的痛一样,让她刻骨难忘。

萧浪道:“我可以带你回去,但我先要填饱肚子。”不等项元青答话,萧浪已经消失在山林里,但他很快回来,手上提着两只山鸡和一些药草,野外生存本就是杀手的强项。

萧浪把药草捣碎,要给项元青敷上。项元青却缩起脚来,尖叫一般地道:“你,你不要碰我!”

萧浪冷笑一声,摇了摇头,硬把她的脚丫抓在手里,不管她怎么反对,最终还是帮她敷上了药草;并撕下自己的衣角包裹。

林中的雾气在阳光下已经完全散开。萧浪燃起一堆火,架起去皮出脏的山鸡烤了起来。

烤好之后自己先吃了起来,吃完一只,把另一只递给项元青。项元青伸手打落,道:“我不吃,我恨死你了,我不要吃你的东西。”

第十八章-杀风之刀

 第十八章-杀风之刀

林中的雾气在阳光下已经完全散开。萧浪燃起一堆火,架起去皮出脏的山鸡烤了起来。

烤好之后自己先吃了起来,吃完一只,把另一只递给项元青。项元青伸手打落,道:“我不吃,我恨死你了,我不要吃你的东西。”

萧浪也不发火,拾了起来打掉上面的灰土又放口大嚼起来,一面道:“也是,你们这些富家小姐又怎么会吃的下这种东西。”

项元青别开脸去,不再看他,但已经停住了泪水,眼前的男人是她从来没见过的,他脸上的那种冷漠似乎隐藏了千万年的人世沧桑。

萧浪站起身来,伸手抱起项元青,向树林外走去。无论如何他要去把镖物交给收货人,这是他对吴天石的承诺。也许承诺完成之后他会带着邱红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隐居起来,同时带上父母。

项元青嘴里叫着:“不要碰我,坏人,不要碰我!”她的拳头也在捶打着萧浪的胸膛。她一直认为哥哥和父亲一定会保护好她,所以她并不需要学武功,她也就没学过武功,但现在她很明白,不学一点武功是什么好处也没有的。

萧浪的胸膛十分宽厚,他的脚步十分稳定,他知道自己真的深深伤害了这个女子。如果她有一个这么大的妹妹被人这样伤害,她知道自己会去杀了那人,所以他没说什么,只是继续往前面走去。

来的时候以轻功跃动,没觉路程很远,但现在走去瞎浪才发现这段路真的很远。远到他怀中的女子也靠在他的胸膛里睡了过去。

林子的尽头是一片平坡,再过了平坡就可以看见流阳城了。萧浪希望怀中的女子不要醒,等他把她送回去之后她再醒来,那样她就会像做了一个恶梦一样,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记得那么清楚。

但平坡上已经传来了声音。

一个声音道:“是男的,我赢了,我总算赢你一次了!”

另一个声音道:“不对,你再看仔细些,他的怀中有个女的,那女的在前,所以是我赢了。”

萧浪已看见了这两个人,这二人都有七八十岁上下的年纪,在那第一个人说话的时候他还看见了那人的上唇没了两颗门牙,是南郭无牙,他记起了这人,那是二十年前的一个传奇人物,一个嗜赌如命的人。但另外的那人他却不认得。

南郭无牙已经跳了过来,道:“小子,你怎么手里抱着个女的,你难道不会抱个男的出来吗?”他的声音凄厉,项元青已经吓醒了,见了没有门牙的凶恶家伙,吓的扑在萧浪怀里不敢转过头来。比起这个凶恶的家伙,萧浪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另一老者已经笑了起来:“哈哈,看来你这辈子是赢不了老夫的了。”原来这二人却是在这里赌博,只是他们赌的有些奇怪,他们赌的就是从林子里出来的是男是女。

南郭无牙愿赌服输,他本以为现在会从林子里下来的一定只会是早起砍材的村夫,而一般只会是男的,却不想遇到这二人让他输了。南郭无牙道:“小子,快放下那女的,她害我输了,我现在就要杀了她,你若不听话就连你一起杀了。”

萧浪知道这南郭无牙武功高深莫测,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但要她放下项元青独自离开她却是万万做不到。

萧浪道:“前辈怎可如此不讲道理,你输了那是你的事,与我们何干!”

南郭无牙道:“我不管,反正我输了都是那女的引起的,我非要杀了她心里才好过。你倒是放不放下她?”项元青的手紧紧抓住了萧浪的后背。她不希望这个男人真的放下她不管,那样会摧毁男人在她心里还有的一点好的印象。

“我不放,也不离开,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绝不容你动她一下。”萧浪一字一句地道。项元青听在耳里,她感觉得出他说得很坚决,萧浪的心脏平稳的跳动着,没有一丝恐惧与慌张,项元青贴在他胸前的脸笼感觉得出他的心是热的,在他冷漠的脸下隐藏的是一颗火热的心。

南郭无牙心中怒火腾腾,道:“小子,算你有种,报上名来,老夫敬你有几分骨气,你死了帮你在这个山坡上立个墓碑。”

萧浪知道现在是非打不可了,只见他把项元青抱去一旁坐下,然后脱下自己的靴子,放在项元青面前,道:“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你穿上我的靴子,赶快下山去吧。”他说得是那么的平淡,两位老人似乎已停住了呼吸。

南郭无牙道:“看来你对她情意倒很真,不过我还是要杀了你!说出你的名字来!”

萧浪挺直身子,抽出刀,缓缓道:“‘杀风刀’萧浪!”

南郭无牙道:“好,算你小子有种,既是‘杀风刀’萧浪,想来名剑山庄的血案你也参与,正好一并解决。”

萧浪首先出刀,平坡上刮起一阵风,他的刀就在这阵风里,劈向南郭无牙。眼前的人是他一生中所遇过最强的敌人,他必须抓住这阵风的时机,否则他可能没有机会出手。

风被撕裂的声音隐隐响着,平坡上的风更大了,这风却是萧浪的刀势刮起,比刚才的风更猛、更强。

南郭无牙冷笑一声,抬掌砍出,直朝着风势最强的地方砍了下去。

就这豪无架势的一掌,萧浪的刀势竟被破开,他的所有防御完全被攻破。但萧浪并不认命,马上回刀护身,转动身子向半空飞上。

平坡上的砂土被刀势带着迅速向他的身体处飞去,一阵旋风包裹着萧浪,直直向四面扩散开来。这一招已是他的毕生所学之精华。昨日在客栈正是这招一下要了陈青的命。

南郭无牙不禁有些怜惜起来,这人的年纪不过二十三四,能有此等造化当真非是常人了。但他还是要杀了萧浪。

南郭无牙马上出手,他的人影已经飞向那阵旋风,三招之后,风停了,萧浪还是败了,他如何能是南郭无牙的对手。

南郭无牙停下身子,站在萧浪的面前,道:“你能接下老夫四招,已经算是出乎老夫的预料了。这辈子你算是完了,下辈子再来做条好汉吧!”他说完,挥掌就向萧浪打去。

项元青突地扑在了他的身前,道:“我不许你杀她!”

萧浪咳着血,推开项元青,他不要这人挡在他的面前为他去死,他的生命中有一个陆小敏已经够了,他不要再欠下一段情。他转眼去寻他的刀,他的刀已经跌得很远,远到已经伸手拿不到。

他的后背有一个冰凉的东西梗着,凭多年对刀的感觉,他知道那是一把刀。那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