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侠萧浪》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独行侠萧浪- 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城边客栈,我知道,就是我们住的那家客栈!”颜霜很自然的提醒师傅与宋施,二人一齐点点头。

宋施道:“那镖物是什么?”

吴天石道:“是一把刀,那老者说这是破魂刀,虽然我看不出那把刀有什么异常,它和普通的刀一样,只是看上去阴寒许多。不管怎么说我相信老者说的话,如果真是破魂刀,那我若护送成功,长进镖局将会在江湖中名声大震,况且收货的人还是凤凰楼主,所以我自然接了。”

颜霜道:“那把刀现在还在吗?”这是众人关心的问题。

吴天石道:“在,早在三天前我就派镖中的人提前暗中出发了,如果不出差错的话,那人已经在城边客栈等着了。”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人。”颜霜最是迫不及待。

“等等,好象这事情不简单,几日前娥眉与武当同时收到凤凰楼主的书信,说她有事需要相助,叫我们务必于今日赶到流阳城来。”念慈慎重地道。

宋施点头接过她的话道:“现在又把消失多年的‘破魂刀’牵扯进来,看来一定有事要发生。只不知知道这些消息的人有多少,‘破魂刀’是江湖人争夺找寻多年的神器,虽然我武当与娥眉从来未曾参与,一旦消息走漏出去,势必有一场江湖大动荡。”

罗常道:“公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是呀,你快说说。”颜霜也紧张起来。

宋施道:“吴镖头,你认为‘破魂刀’出现一事会有多少人知道?”

吴天石道:“我这一路行镖皆无人打劫,只遇杜其锋一伙,想来并无他人知道。”

宋施道:“那就好!”

“吴镖头,‘破魂刀’可是人人欲得的神器,我只想不通你怎么自己不拿了用呢?”颜霜呼闪着眼睛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

吴天石道:“此等神器且是我这种小人物所能拥有的,我有自知之明,我已经老了,只要能把镖局经营下去就满足了。”

闻言念慈合手道:“善哉,善哉,吴施主所言及是,那东西无论在谁身上都免不了一场杀身之祸,或许只有神秘的凤凰楼才有此能力拥有它吧。或许刀的主人也是想到了这点,才会在他垂幕之年把这刀送给凤凰楼,但想不通的是,他自己为什么不亲自去送呢?”

颜霜道:“或许他有自己的苦衷,但他选上吴镖头这样的人送镖,他总是选对了的。”

宋施突然想起一事,向吴天石问道:“不知你选的那个人选对了没有。”他说的自然是指提前护送真镖的那人。

吴天石道:“宋公子不必担心,我给他的时候已经密封,他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宋施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客栈,我相信有我们在,那刀可以完好的交到凤凰楼的手里。”

河边的轮椅还在,宋施坐上轮椅,一行人很快到了客栈。客栈的门已经关上,颜霜敲门,一个小二起来开了,她当先就道:“你们掌柜呢,快把他叫来,有事问他。”

吴天石道:“不用问了,且到明天再问吧,就算他已经来了也让他休息一晚吧,现在已经很晚了。”于是小二又开了一个房间给吴天石,众人自去睡了。

日间发生的事自然没吓到萧浪,他依然在等着与吴天石会合,客栈掌柜那里有他的名字,吴天石只要进入客栈一打听就知道他在哪个房间了。他要做的就是等,等别人来敲门,所以就算破了顶的房间他也没退房。

但破了顶的房间总是不好住的,清晨的寒气就从那破洞里灌进来,天才灰灰亮,萧浪就已经醒了,于是他很早就梳洗,然后坐在房间里等。

等到天色大亮,终于有人来敲了他的房门。

“是小浪吗,我是吴天石。”吴天石的声音响起。

萧浪道:“门没锁,大镖头快进来!”

门打开,他看见了吴天石,他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圆满完成任务,他又可以回到那个小城,回到邱红的身边了。但他还看到了另外四人,当中是两个他很熟悉的身影,宋施与罗常,宋施的腿是他废掉的,罗常那只左手也是被他砍下。

萧浪的心下一寒,他们怎么会在一起。但不容他细想,罗常已叫道:“小子,果真是你,看到你的名字我就怀疑,这次看你往哪里走!”跟着叫声他已欺身攻出。

宋施的出手更快,他的长袖走在罗常的前面。跟着是他的声音:“念慈师叔,就是这人一年前伤了我的,他是‘杀风刀’萧浪!”

突变很快,萧浪的反映更快,屋顶的大洞却帮了他的大忙。他在一纵身下已经飞了上去,远远叫道:“大镖头,先走啦,对不住了,遇到仇家。”萧浪并不怕宋罗二人,他怕的是念慈,“七分慈悲三分险”的菩萨剑可不是好惹的,他还不想死,他一定要活着回到自己的家,回到邱红的身边。

萧浪一上屋顶就发足狂奔,身形起落,踏着一间间的屋顶向远处飞去。

背后的念慈拨剑指前一路追来,口中一面呼道:“哪里走!”跟着她的身后宋施运起龙腾,拄袖为拐也是奋力追赶。罗常、颜霜、吴天石也各凭轻功追赶而来。

萧浪毕竟先行一步,远远把众人拉在身后,又行一阵,轻功自分高下,萧浪回头一看,只见念慈的身影还在尾随,而且越来越近。

看来是跑不过念慈的,萧浪思索间已经生出计谋。见前面一个院子人影嘈杂,便落下身形,向那院中潜去。

此处却是兄弟帮在流阳城的分坛,谢应城等人正围在院中用着早饭。萧浪的身影很快,只一晃就向一侧的房间闯了进去。

谢应城与项元庆同时叫了起来:“什么人?”

但萧浪且会应答,进了房间见不远床上正有一人熟睡,登下一闪身隐在了帐后,同时运起力来一掌击向后面墙壁,墙壁立时露出一个容人通过的大洞。

谢项等人很快冲进这屋来,睡在床上的却是项元青,早被惊醒,她翻身坐起,见了众人慌忙用被子捂住身子,惊道:“你们做什么,快出去。”

很显然,众人进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她那粉色的肚兜。想也没想,谢应城带头退了出去,一面道:“元青小姐,刚有人闯进来了!”

萧浪手中的刀已从帐后指向了项元青,轻声道:“告诉他们,说人已经从后面的墙洞走脱了。”同时萧浪已经从帐后钻入这女子的被窝里。

第十七章-城边山林

 第十七章-城边山林

萧浪手中的刀已从帐后指向了项元青,轻声道:“告诉他们,说人已经从后面的墙洞走脱了。”同时萧浪已经从帐后钻入这女子的被窝里。冷冷的刀尖刺痛着项元青的后背,她已吓得汗流浃背,无沦是谁早上一醒就遇到这种事都会害怕的。

项元青心里在默骂着自己这爱睡懒觉的坏习惯,同时叫道:“你们可以进来了,那人已经从后面的墙洞走脱了,快去追!”

萧浪的刀整个贴上了这少女的后背,又轻声道:“被子盖下来,别让他们发现我。”

众人冲进,很快向那洞追去。

一个男人就这么进了自己的被窝,项元青的脸马上飞红,光着的双腿很快缩了起来。颤声道:“他们已经走了,你饶了我吧!”她已经想到这人或许就要强占她的身体。自己只穿肚兜的身体就有一个男人,她实在害怕到了极点。

萧浪感觉到了女子的恐惧,也感觉到了她身体的热度,如果换成另一个杀手李生居,那自然要发生女子所想象的事,但萧浪不是李生居。

萧浪已经轻声道:“别乱动,还有一人。”他说完话,念慈就出现在了门口。

项元青道:“你也在追那人吗,他已从后面的洞里逃走了。”

念慈的身影很快消失。项元青道:“现在可以放我了吧。”她的声音已经带上了泣声。

萧浪道:“看他们对你的敬意,你定是很重要的人,不好只得让你在做做我的人质了。”项元青一听知道完了,泪水马上滑下脸来。萧浪也不理她,伸手点了穴道,拿被子包了,扛在肩上,出了房间经过院子就向外面掠去。

谢应城等人顺那洞出去追了一阵不见人影只好折了回来。正碰上念慈,项元庆一见念慈,当先道:“念慈大师,你可是追人到此!”

念慈道:“原来是兄弟帮的少帮主,你们不会也追那人吧!”

谢应城道:“对呀,我们刚才在院子里,那人突然闯进房间,又打破墙壁逃了出去。还不知是什么人呢,还请念慈大师见告。”念慈在江湖中声望很大,谢应城也是知道她的。

念慈道:“这位少侠是?”

谢应城报拳道:“在下名剑山庄谢应城,见过念慈大师。”

念慈叹一声道:“原来是名剑山庄的传人,刚才那人正是名剑山庄血案的凶手七杀的‘杀风刀’萧浪。”

谢应城闻言一惊,马上又怒道:“只可惜让他跑了!”

项元庆道:“流阳城中有兄弟帮众多人马,相信那萧浪跑不远的,我们先回去看看元青,她恐怕是吓到了。”

于是一行人又寻回院子。这时,宋施等人已寻到了院中,一行人见过之后说了原委,又发现项元青失踪,更是个个叹气声连连,吴天石悔恨道:“原来我真的选错了人,他在我长进镖局中在了快有一年,我只觉得他非等闲人物,却怎么也想不到他竟是七杀中的萧浪。真是罪过呀,看来江湖中又要起一阵风浪了。”

念慈道:“吴镖头不必悔恨,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先找到他。”

众人一齐点头,项元庆道:“事态没想到这么严重,我这就吩咐人去搜寻,再通知我父亲前来。”

宋施道:“如此甚好,我们也分开先去搜寻,待得午时过后去边城客栈汇合,据凤凰楼的消息,那时凤凰楼主将在那里出现。”

谢项二人同时道:“好,我门此次前来,也是为的与凤凰楼主见面。那大家就分头出发了。”

按下不表,却说萧浪知道凶险,不敢留在城里,扛了项元青往山路行去,走入密密的林中。

林树高深,初晨的阳光泻下枝叶空隙,衬着鸟语,一派清静谐和的景象。萧浪又行一阵,料想再无人追来,便放下项元青,替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