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侠萧浪》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独行侠萧浪- 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币膊怀佟!

颜霜道:“宋大哥真是通情达礼。”

这时水面“哗啦”一声似乎有东西落入水里,二人转眼望去,只见不远前的一张画坊中窗子大开,一看就知是刚刚丢了东西出来。窗子并没有关上,跟着又有东西被从窗子丢出来。二人这下看清楚了,被丢入水里的是一个人,而且是死人,那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被提了丢出来。

宋施道:“又是杀人的勾当,颜霜你先回去,我得过去看看!”

颜霜道:“不行呀,我得跟你一起过去。”

宋施知道劝不了她便道:“要不这样,你回去唤你师傅和罗常过来,我先过去看看。”颜霜想想也是,便道:“那好,你自己要小心。”

看着颜霜走远,宋施双袖一打地面,整个人便飞向了画坊,他的流云飞袖已经代替了他的脚,就凭他刚才露的那一手没有人敢说他是个残废的人。

宋施的身子很轻,他只是轻轻的伏在画坊的顶上。然后敲开顶上的瓦,向里面看去。他用的是内吸的劲道,所以并没有一点瓦片落入里面,他自然能做到不让人察觉。

画坊里面有八个人,两个是被捆着的,他认得其中一个是流阳河下游一个小镖局长进镖局的大镖头吴天石,另一个年纪较轻,看装扮应该是一个镖师。另六人却是中午在客栈与陈青一起的那六人,但宋施并不认得这六人。

那个年长的老杜正在说着话:“吴天石,识相的就快点说吧,破魂刀到底在哪里?”

“什么破魂刀,我不知道,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吴天石面无表情的说着。

老杜转头向沈刚,道:“沈刚,再把这人杀了丢出去。”

沈刚应了一声就要动手,但宋施已经说出话来:“且慢!”他的声音很大,画坊里面的人全都惊了。老杜才说出“上面有人”四字,宋施已经一飘身进了来,而且就坐在了他们的面前。

第十五章-流云飞袖

 第十五章-流云飞袖

沈刚应了一声就要动手,但宋施已经说出话来:“且慢!”他的声音很大,画坊里面的人全都惊了。老杜才说出“上面有人”四字,宋施已经一飘身进了来,而且就坐在了他们的面前。

吴天石见是侠名远播的“白袖公子”宋施,知道有救,便道:“宋公子但救我一救,这六人都是十多年前长白山一带的恶人,这次又截了我的镖。”宋施止住道:“你说他们是十多年前长白山一带的恶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老杜道:“小子,别来趟这混水,免得连你一起杀了,我门出名的时候你还在哪里玩泥巴呢,说出我们的名号来,只怕把你吓得尿裤子。”

“但可说来听听!”宋施朗声笑了起来。

老杜道:“在下昔年人称‘铁手鬼爪’杜其锋,”一指沈刚道:“这位‘盗马客’沈刚,”又指李岭道:“这位‘魔将军’李岭,”那三个“‘西门四恶’。”

宋施听着,想起了这六人来,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原来是十多年前被我武当追杀,不知逃到哪里躲了十多年的小角色呀。”他的脸上满是轻蔑,冷哼一声又道:“‘西门四恶’,不是有四人吗,另一恶不会早在十多年就吓死了吧!”

西门三恶首先大怒起来,一齐道:“好狂妄的小子,我兄弟四人只随变一个就可以打断你的狗腿!”

听到‘狗腿’二字宋施怎能不怒,右手提起,说话的三人同时着了三个巴掌,而三人只见他的袖子动了动。三把长剑瞬间出鞘,道:“流云飞袖,你是武当的。”

宋施道:“对,就是专杀你们的武当。”说着话,长袖扶动,人已飞向三人。西门兄弟本以剑阵出名,三人一起出招,三才剑阵马上组成。画坊内狭小的空间且是打斗的地方,几人交了数招便转出外面,老杜等人忙跟了出去。

宋施腿已无法动弹,看准时机抢上高处坐于画坊顶上,西门三兄弟则立于甲板,三人若影若行,招式互补互依,时而你攻我守,时而你守我攻,又时而各自散开或一起靠拢,剑阵的牵动依着圆圈或大或小,始终不离宋施左右。

宋施的一双长袖则绕着自己翩翩而起,始终不让敌人抢站上方。

这时老杜已看出不对,叫道:“这小子的腿是残的你们攻他下路,让他移位,把他逼入水面,那样就好办了。”

西门三兄弟依言转动剑阵,紧逼宋施,宋施似是不支,又交数招,当真被逼下屋面不得不飘进水中,一入水面,他不得不分神击打水面已稳注身形,顿时立见下风。西门三兄弟一使眼色,大呼一声“归合”,剑阵圈小,劲势凶凶,眼看宋施在难躲过。而宋施也算了得,双袖同舞,搅动水面,竟带起两股三丈有余的水旋涡,就犹如两股龙卷风般四面呼啸着,西门三兄弟的“归合”当即被破。

然而宋施飞袖用老,不及出袖稳住身形,下身一粘水面便落了下去。老杜看准时机,踢出一快甲板,直直向宋施落水处飞去。同时哈哈笑道:“听说腿动不了的人在水中是游不了水的!,这回他一定避不开那块甲板。”

宋施落水处已经没了他的身影,飞出的甲板已很准的击中那里,并直冲入水里。

淡淡的灯光下,水面泛起一抹嫣红。

众人一齐大笑:“这回他就算不死也去了一半了。”

但他们笑声未停,两股水剑已经由水面飞出,那水剑极细极快,西门三兄弟有二人不及躲闪,直被水剑穿透前胸,惨叫一声之后就倒在甲板之上。

“他,他竟然没死!”李岭大声叫着,跟着他的叫声,水面飞起两只袖子,袖子鼓胀,犹如两根铁柱,直向这边攻来。李岭当先一挺长枪,向那袖柱刺去。他的铁枪碰上袖柱,只似碰上一根铁柱一般,他的虎口也震得发痛,血已经从开裂的虎口流下来。他再次望去时,宋施已出了水面,他高高立在水面上,两只长袖直垂入水里,犹如长长的拐杖,支持着他的身体在水面上稳如磬石。

“‘龙腾’,他竟然练成了‘流云飞袖’中的‘龙腾’!”老杜惊呼的声音中带着恐惧。他的身子已向岸上飞去,口中叫着:“快走,大家快走!”

剩下的西门兄弟与“盗马客”沈刚,跟着一齐飞向岸上,只李岭不信那个邪,一抖长枪又迎了上去。他倾力在这杆长枪上的功夫不下三十年,他挽出的枪花已经小到拳头,就连他的师傅也说他算是使枪的高手中几十年不遇的奇才。

李岭提枪在手,飞身扑上,直取宋施面门,宋施衣发尽湿,左腿还在流着血,但他的一双眼睛所放出来的神色依然那么悠闲自若。

李岭的枪很快攻上,宋施舞动双袖,他的一双袖里已经全部注满了水,也是在刚才跌入水中的那一刻,他才领悟了流云飞袖三大绝技中的第二技“龙腾”,袖中的水全凭他的内力吸引。宋施的双袖已经舞开,似两条腾飞的龙,而他就是那骑在龙上的骑士。

李岭攻上,但很快便被挡回,后背与左手隐隐作痛,他的整条枪已被自己的鲜血染遍,但他并没有退却,他未入江湖前本是征战沙场的将士,他也遇到过长枪粘满自己鲜血的时候,但他从来不会在阵前逃亡。

又是一次进攻。

接着第二次进攻。

第三次进攻。

水花声响,李岭的铁枪已经脱手,直直飞入水中,插入水底。他的人已被击中,重重跌落水中,临死的那一刻他似乎听到了宋施双袖间传出的龙吟,只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这一招为什么叫“龙腾”。

宋施经此一战,耗心费力,疲惫的身体靠在甲板上,看着泛血的左腿。但隐约中,他还听见了岸上的打斗声。

岸上逃去的三人已被赶来的念慈三人截住,三人各寻一个,对起阵来。颜霜对上西门兄弟,罗常对上沈刚,念慈对上老杜。

但最终的结果只有念慈得手,她的外号叫“菩萨剑”,七分慈悲三分险,这就是江湖人对她剑法的评价,她认识老杜,十多年前她就放了老杜一次,但这一次她并没有放过老杜,老杜并没有按她当时说的退隐江湖,所以老杜很快死在了她的剑下。

西门兄弟与罗常却已经逃了开去。

那艘画坊依在水中飘摇,吴天石已被救下。宋施坐在那里调息,颜霜为他包着腿上的伤,眼中似乎带着泪花。

“小霜,你不用担心,我的腿本就是残废了的,再多一条伤疤并没有多大关系?”宋施平静的说着。

吴天石早就向四人磕头谢过了许多次,他身旁的镖师乃是常延康,他已吩咐常延康去打捞那些丢入水里的尸体,并带回去安葬。

原来吴天石等人护送假镖下午已到了流阳城外,一路走来都没人夺镖,却不想快到目的地了被老杜一行人夺了,当发现他们运送的是一个空盒子之后,就被抓过来了这边。

宋施调息一会内力基本恢复,脸上的气血也很快红润起来,他叹一口气,开口就道:“吴镖头,你们护送的可是‘破魂刀’。”

‘破魂刀’三字一出口,所有人都惊了,罗常道:“公子,你是说那把几十年前的名器‘破魂刀’。”

念慈也道:“小宋,你可不要开玩笑,那东西可是几十年没有消息的。”

只有颜霜在静静地等着吴天石的回答,宋施也在等着。

第十六章-仇人见面

 第十六章-仇人见面

念慈也道:“小宋,你可不要开玩笑,那东西可是几十年没有消息的。”

只有颜霜在静静地等着吴天石的回答,宋施也在等着。

保镖而不泄镖主与镖物的情况,这是镖局必守的道理,但面前的人曾救过自己的命,而且他们都是江湖正派的侠客,吴天石只考虑了一瞬就决定说出来。

他道:“几天前有个年逾八十的老者来我镖局,让我帮他送一趟镖到流阳城,地点就在城边客栈,收货期是明天下午,收货人为凤凰楼主。”

“城边客栈,我知道,就是我们住的那家客栈!”颜霜很自然的提醒师傅与宋施,二人一齐点点头。

宋施道:“那镖物是什么?”

吴天石道:“是一把刀,那老者说这是破魂刀,虽然我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