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冰月霜华》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综漫冰月霜华- 第8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玖兰枢立刻符起优姬,目光深沉,最终选择唤醒优姬的记忆。
  黑主灰阎则目光哀怨地凝视戈莱,你说得轻巧哦,问题是零现在就快死了啊!!
  戈莱耸耸肩,走向昏迷的锥生零,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说:“绯樱闲。”
  三个字比啥灵丹妙药都有用,锥生零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原本趋于消亡的气息混乱起来,生命的迹象却渐渐在复苏。
  “看,这不就结了嘛,锥生的意志力十分顽强,稍微提升他的求生本能就能捱过去。”戈莱拍了拍黑主灰阎的肩膀,“接下来交给你啦,在他耳边多说一些话,他听得见。”
  黑主灰阎表情一肃,听戈莱的话凑到锥生零耳边不停地说着关于绯樱闲和吸血鬼等刺激他的话。
  戈莱拉着雅帕菲卡离开理事长室,只有雅帕菲卡看见了她脸上恶作剧的笑容。
  “姐姐?”
  “嘻,雅帕菲卡,我保证一旦锥生零醒来,黑主灰阎会被狠狠地痛揍。”戈莱两手一摆,“唉,我只叫黑主灰阎说一些提升锥生零求生本能的话,可没叫他专挑刺激锥生零的话说,他会理解错误我也没办法啦。”
  “……”姐姐,你在欺负人!
  没办法,谁叫哈迪斯先欺负了她,她又不能去找哈迪斯欺负回来,总要逮个替死鬼嘛。
  戈莱表情无辜地垂下头,掩盖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戾。
  玖兰枢把雅帕菲卡请到理事长室,明显是有想拿他来威胁她的打算!哼,纯血之君又如何,日本这种小地方似乎使他的目光也短浅了,竟狂妄地挑战她的权威!
  本来考虑到哈迪斯今天对她的戏弄,戈莱打算稍微从玖兰枢这里挖点好处,再顺手用黑暗能量吞掉哈迪斯的死亡气息,那真是上好的补品,不吞白不吞,这也是为了维持原来的剧情,她想过平静的日子,原著不要改变最好。
  可是,她现在改变主意了。
  你想保护优姬是吧,我给你一个名正言顺保护她的理由,请你亲自将她是吸血鬼公主的身份公布给所有人知道!既然你把锥生零看成棋子,那我也帮你提升棋子的能力,你不是擅长布局吗,再布个局去控制变成Lever B的锥生零呀!
  惹老娘不爽,老娘偏要把你的计划破坏个面目全非,有本事你咬我!

  祸害

  剩下的两份巧克力,一份给了哈迪斯,另一份则送给亚伦。
  亚伦看她的表情那是充满了尊敬和爱戴,目光闪亮度再刷新一倍,戈莱几乎是用“逃”地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多么纯洁呀,其实她很想立刻扑上去抱住亚伦蹭两下的说,可是考虑到哈迪斯的存在,她觉得自己不要害了亚伦,日后到了冰封雪域,她有大把时间好好养着亚伦,真是个讨喜的好孩子!
  自那日之后,戈莱和玖兰枢之间就弥漫着不安的气氛,变成L ever B的锥生零不需要再咬优姬来压抑自己的吸血本能,不过,他依然拒绝了进入夜间部。
  自醒来之后,只要有戈莱的地方,他的目光总是停留在戈莱的身上,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觉醒为吸血鬼公主的玖兰优姬也曾尝试靠近锥生零,可惜她感受到的只有对待仇人的冷漠,仿佛眼前的不是与他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锥生零确实把所有吸血鬼尤其是纯血种看成不共戴天的仇人,很不幸玖兰优姬正好就是。
  夜刈十牙也只是走个过场,倒是玖兰优姬的出现引来了吸血鬼元老院的关注。
  毕竟,元老院主张把纯血种都“保护”起来,忽然出现一名据说是玖兰公主的纯血种,他们怎么能不骚动?
  加上神龙公主和冥王的出现,一翁比原著还要早到夜间部来拜访,他直接出现在一条拓麻的生日宴会上。
  戈莱对吸血鬼的生日宴会本就没有兴趣,她不喜欢喝血吃蛋糕,相信亚伦和雅帕菲卡同样不会想看到那糜烂的场面,所以她拒绝了一条的邀请。
  对一翁,戈莱实在不认为有结实的必要,只不过与一翁一同出现的还有亚历山大和诺玛,她才走出房间,雅帕菲卡立刻就出现在她的身边。
  由于一翁的光临,一条拓麻的生日宴会气压低得可怕,在场的吸血鬼无不是静默一片。
  亚历山大和诺玛无所谓地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他们对日本的吸血鬼制度不甚了解,也不认为有了解的必要,因为这些吸血鬼实在太弱了,相比起西方庞大的吸血鬼家族,日本的吸血鬼体系实在小得可以。
  要不是听说黑主学院出了大事,担心和殿下有关,他们才不会跑过来呢!
  “亚历克、诺玛,你们来看我的吗?”戈莱上前拉住诺玛的手。
  “水月,你在这里过得怎么样?”诺玛担忧地打量戈莱。
  “不怎么样。”戈莱冷淡的目光意有所指地扫了玖兰枢一眼,自然也看到玖兰枢面前气宇非凡的老者,“你是一翁?”
  一翁当着在场众多吸血鬼惊讶的目光屈身朝戈莱下跪,恭敬地亲吻她的裙摆:“是的,在下一条麻远,曾受邀参加摩达维亚侯爵的婚礼,有幸观望到殿下的凤凰火焰,不过,殿下的容貌似乎变了许多,我竟没有认出您来。”
  “换了一个身体而已,常有的事,”马甲换着换着就习惯了,重要的是质量要好!
  戈莱笑意一凉,貌似不经意地提起:“你们吸血鬼也有这方面的技术,不是吗?”
  一翁神态不变地垂着头,谦卑地说:“殿下谬赞了,那都是纯血种的特殊能力。”随即他的目光又落到雅帕菲卡的身上,“请问这一位就是冥王陛下吗?”
  “呵呵……”戈莱挽住雅帕菲卡的手,示意他不要激动,“雅帕菲卡是我的弟弟哟,我们很像吧,亚伦还在房间里休息,他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环视一下周围,尽管知道吸血鬼手里的都是血液淀剂,戈莱依然感到恶心,更不用说坚持正义的圣斗士,到底她家的玫瑰和这群吸血鬼是合不来呀。
  “亚历克,给我办理转学,我忽然想到霍格沃滋去看看,听说你家的儿子在那混得正春风得意?真怀念小汤姆啊。”虽然比不上我家的雅帕菲卡。
  “噗嗤!”亚历山大笑了起来,“殿下,您去当教授还成,学生的话未免太……”
  戈莱笑眯眯地双手高举,交握成一个庄重的姿势,然后迅速朝对捧腹大笑的亚历山大挥下:“曙光女神之宽恕!”
  转眼间,一只冰冻蝙蝠呈现在宴会场上,背后是一片晶莹的寒冰在灯火之中闪烁,寒风呼咻呼咻地吹。
  吸血鬼呆了,雅帕菲卡也囧了,戈莱优雅地收回架势。
  哼,老娘早就想好好修理亚历山大这个没口德的家伙,当年竟敢讽刺我发育不良,现在你那省略的意思是想说我上了年纪不适合当学生吗?
  “姐姐,那是水瓶座的招式……”
  “我知道啊。”戈莱纯洁地抬起头对上雅帕菲卡,“不过,你不认为它和我的神职很相似吗?我也想用一下试试,话说我一直想不明白,这明明就是冰系的攻击,和曙光女神有啥关系呢?水瓶座是赫柏嫁给赫拉克勒斯,宙斯绑架人间王子伊当水瓶侍者的故事,哪条线和欧若拉搭上了?”
  雅帕菲卡的郁闷另有原因:“问题是,你刚刚出招的时候……身上为什么会出现和水瓶座一模一样的小宇宙?”
  梦幻的湖蓝双眼眨了两下,戈莱脆声道:“你们的小宇宙都是我赋予的力量呀,我当然能用,不过初次模仿水瓶座的招式还有点缺陷,山寨版的是比不上水瓶座圣斗士的正版啦,过几个小时冰就会融的,要不,你丢几朵黑玫瑰弄开也成。”
  虽然很想把亚历山大继续冷藏,但既然戈莱最后那句话加了重音,雅帕菲卡只好默默拿出一朵黑玫瑰。
  冰块果然一下就碎裂,亚历山大从冰里蹦出来,抖了两下,估摸着以戈莱的暴力程度,他敢冲上去和戈莱理论会被打成猪头蝙蝠的可能性高得不用怀疑,某吸血鬼侯爵静默了。
  抖完,他的手一抽,把个金色的小东西丢进戈莱怀里。
  “空幻?”戈莱对手里奸诈地朝她眨眼睛的金毛狐狸无语了。
  “它找到伯爵的店里,您知道伯爵的性格最见不得动物难过,是他叫我们带它来找您了,空幻追了您几十年,您就带上吧,就算不需要守护神,拿来当个宠物或跑腿的也成。”
  戈莱提着狐狸的领子,皱眉问:“……我说你到底缠着我那么多年做什么?”
  “哈,我说过,我认定您了,跟您在一起肯定很有趣!”
  “我只觉得你很烦人,狐狸!”戈莱对那双金眸厌烦地瞪了一眼,毫不犹豫地用两只手指捻着它随便丢了。
  “哇啊!”
  少年稚嫩的声音让戈莱一惊,只见被她丢出去的空幻正好落到亚伦的手中。
  善良的少年怜惜地抚摸着狐狸的金毛,清澈的微笑使戈莱一瞬间有自己在虐待小动物的罪恶感,然而目光扫到空幻的时候,那一点点罪恶感都被抛到九霄云外。
  老娘不喜欢烦人的东西,也没有小女人养宠物的爱好!
  “亚伦,你怎么出来了?”
  “我看到您和雅帕菲卡大人走出来,所以……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好、好萌!好想扑住他!
  戈莱压抑着自己蠢蠢欲动的手,更庆幸自己早早下定决心把亚伦拐到冰封雪域,实在太让人有保护欲了!
  瞄到亚伦手中的空幻,戈莱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亚伦啊,你想不想要一个宠物呢?接下来我们要到魔法世界去,你手里那只狐狸好歹在西欧混了几十年,很对那边的情况很熟悉哟。”
  空幻也看出戈莱的打算,赶紧朝亚伦撒娇,用最真挚的眼神乞求亚伦留下它。
  果然亚伦是个很心软的人,他单纯却并非不会思考,虽然不知道戈莱和空幻之间的纠葛,但他至少看清了戈莱和空幻想表达的意思。
  几乎没有思考,亚伦就毅然点头了,他想帮助手里的狐狸。
  “好,它归你了,你要怎么玩都行。”戈莱笑眯眯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