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冰月霜华》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综漫冰月霜华- 第7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恢朗悄愣氖纸叛剑。
  “咳,戈莱女神,冰封雪域是你的绝对领域,你用雪崩把雅典娜给埋掉算了!”圣战就结束了,我也能回冥府睡觉了。
  听了修普诺斯的话,戈莱你“你好蠢”的眼神强烈鄙视他一番:“先不说我的战士还和圣斗士打在一块呢,雪崩会把他们一并埋了的,你们都和雅典娜打了几千年啦,还不了解她就跟蟑螂一样是打不死的吗,天知道雪崩过后她会不会又从雪堆里蹦出来!别打搅我,远程遥控神力集中攻击就跟掷飞镖一样,从天上瞄准雅典娜的头就一个模糊的小黑点而已,要同时操纵上万朵雪花朝她砸,又要砸得准是很辛苦的说,那需要极高的精准度啊!可恶,为什么我没有阿波罗那么好的视力,从天上射地上万箭穿心还一射一个准!”
  无语地看了真集中精力玩“丢雪花镖”游戏的戈莱一眼,众人都发现彼此脑袋上的黑线多得可以打毛衣。
  修普诺斯与冥斗士更是感慨:哈迪斯陛下,您选妻子的目光当真与众不同!话说戈莱女神哪有米诺斯说的情绪低落,分明是一如既往地彪悍,你派我们过来帮忙纯属多余嘛,她一个就够把雅典娜给玩死了!

  月神驾临

  “咯咯咯,戈莱,你还是老样子,赫拉和德墨忒尔女神一不在,你就变了样子。”
  银铃般的笑声回响在宽广的冰雪大殿上,一位手持银弓的女神从戈莱面前扭曲的空间里走出来。
  文雅大气的装束包裹着曼妙的躯体,隐约可见纤细不堪一握的腰肢下双腿修长,洁白的肌肤闪耀着银白圣洁的光芒,她拥有所有女神中最美的眼珠,犹如月光般澄澈又灵动,颜色是深邃幽静的深蓝色,长而浓密的睫毛使得她美丽的眼睛显得扑朔迷离,嘴唇小巧红嫩,嘴角带着一丝继承哥哥阿波罗的庄重和威严。
  她的容貌代表了月亮所有的高贵美丽。
  “阿耳忒弥斯,你今天怎么有兴致到我的冰雪神殿来?”戈莱带着惊喜地接待了这一位友人。
  因为德墨忒尔对赫拉和所有的男神始终保持着一丝警惕,纵使戈莱在奥林匹斯的人气高,然而可以说得上话的朋友却很少,男神一律排除,阿佛洛迪忒等宣扬恋爱万岁的女神也被隔离了。
  在诸神中挑来拣去,德墨忒尔好不容易允许戈莱和阿耳忒弥斯成为朋友。
  一来阿耳忒弥斯本身是极厌恶男性的处女神,不用担心她胡乱给戈莱拉红线;再者阿耳忒弥斯是提坦女神勒托的女儿,由于她和阿波罗出生之时勒托女神受赫拉百般刁难,自然看赫拉不顺眼,倒是合了德墨忒尔的心意;而且自阿波罗诱骗她杀死她所爱的奥利温之后,她就不再与阿波罗见面,德墨忒尔更加放心了。
  阿耳忒弥斯是少有的战斗型女神,冷艳又庄重,不易接近,唯独喜欢亲近戈莱,戈莱跟她还算谈得来,偶尔会相约一起出去狩猎。
  只可惜冰封雪域过于凄清寒冷,阿耳忒弥斯更加喜欢在茂密的森林中驰骋,追赶猎物,故而鲜少出现在冰封雪域,多数是等戈莱回到大地时才邀请她一起外出玩耍。
  “戈莱呀,你送珀耳塞福涅进农神神殿时打破了宙斯的封印,现在奥林匹斯的神知道你回来了都想来看你,碍于冰封雪域外的封印进不来而已,我能来是多亏你在神话时代承诺给我的特权。再说,我的朋友好不容易从沉睡中醒过来,我当然要来看望一下才行!挑个时间我们再一起去狩猎吧,看是你的尼姬掷得准,还是我的箭射得准,如何?”
  说着,阿耳忒弥斯目光扫过修普诺斯及在场的众人,然后不悦地皱了皱眉。
  冥斗士和戈莱的战士多数为男性,这就是阿耳忒弥斯和戈莱成为好朋友,却不喜欢到冰封雪域做客的原因。
  受母亲勒托和宙斯的恋爱史影响,阿耳忒弥斯对男性一律不抱好感,甚至认为他们的目光都会威胁她的贞洁,因此她身边跟随的也全是戎装少女,连给她拉车的都是雌鹿。
  其实不能怪阿耳忒弥斯有强烈的感情洁癖,宙斯在情史方面的名声非一般的臭啊,坑蒙拐骗,始乱终弃,简直可说无所不用其极,若说情妇如云,那他的私生子就是倾盆大雨,一拨又一拨不停地往家门口泼。
  宙斯的私生子中,出名的神或杰出人物就有一大票,不用说私下还有更多不名的人了,谁家漂亮的女神仙女未婚先孕,孩子的父亲十有八九是宙斯,哪怕抓不到现场,赖给他准没错。
  更可怕的是这只种马还特没节操,别说自家那群姐妹姨娘,他连自己亲生的女儿也不放过,珀耳塞福涅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月亮女神阿耳忒弥斯继承父母的良好基因,美丽得超凡绝俗,又是住在奥林匹斯山上,和宙斯离得无比之近,抬头不见低头见,为了捍卫自己的冰清玉洁自然要更加小心,久而久之,她对异性的厌恶上升到“被看到就不可忍受”的程度。
  感觉到月亮女神的不悦,结合关于阿耳忒弥斯对男性的种种残忍传说,在场的男同胞们都很识相地低下头,没必要为看一眼而招惹这位锋锐的女神,她手中的弓箭可不是装饰。
  还是阿释密达最明智,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睁开一下,估计他睁开眼也看不见吧,但男性面对阿耳忒弥斯的时候,这种态度无疑是最安全的。
  话完家常,阿耳忒弥斯才瞄了冰镜中疲于逃命的萨莎一眼,大概觉得戈莱把她欺负得差不多了,慢悠悠地劝道:“这次我是奉了大神之命前来,戈莱,给我点面子,把雅典娜接过来吧。”
  既然阿耳忒弥斯这么说,戈莱思量着觉得玩够了,懒懒地收回神力,杀伤力强大的雪花转眼从苍茫的雪原中消失,天空上诡异的云层也渐渐散开。
  打在身上的压力终于没了,萨莎撑着黄金杖九死一生地喘着气,为了保护萨莎,圣斗士们身上也或多或少地挂了彩,毕竟那密集落下的超大雪花镖实在很强悍,就算圣斗士有一击粉碎巨石的实力,也顶不住每秒以“万”为单位砸下来的“雪花”,必要的时候,他们也要发挥肉盾的作用。
  青铜圣斗士全军覆没,白银圣斗士也挂得差不多,雷古鲁斯同样死在赫拉克勒斯的箭下,鲜血染红了雪地,异常凄美壮观。
  眼见此景,戈莱稍微动了恻隐之心,但很快便被压下。这仅仅是冰封雪域的生存法则,她要的是可以与她并肩作战的战士,必须用自己生命来挡下危险只能说明他们不够强,弱者无法在严酷的环境之中生存,能够死得直截了当,也不失为一种解脱。
  戈莱清冷的声音从天空中飘渺地传来:“忒修斯,停止攻击,把他们都带到冰雪神殿来吧,有位故友要见见雅典娜。”
  吩咐完,戈莱也撤掉了面前的冰镜,在大殿中等了一下,很快就见忒修斯把雅典娜和一干圣斗士带了过来。
  不论雅典娜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鹅毛大雪”,不少圣斗士都对她投以愤恨的目光,责怪她卑鄙地用“雪花镖”攻击萨莎。
  戈莱并不认为自己有错。
  怎么,准你们一群人来攻打我的冰封雪域,就不准我反击呀?你们完全是打着正义的旗号行双重标准!话说是你们自己不查清楚老娘的底细就一个劲地冲来找我战斗耶,别说你们不知道冰封雪域是我的地盘,自己找死还怪我成全你们吗?
  拜托,战斗不是光靠热血和蛮力的好不好,你们以为是打擂台呢?还要不要顺便去和宙斯申请一对一光明正大地PK啊?嘁!自己蠢也别当老娘和你们一样不知“战术”为何物!老娘我可是一个文明人,有更简便的方法可用,怎么可能和你们一群脑残打肉搏?不要擅自降低我的智商!
  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雅帕菲卡,自来到大殿之后,他的目光就没有从戈莱身上离开,带着三分忧伤七分怀念,没有半点怨恨。
  同样怪异的还有水瓶座的笛捷尔、天蝎座的卡路狄亚、白羊座的史昂和巨蟹座的马尼戈特,其他圣斗士见到站在戈莱身侧的阿释密达和放在旁边的处女座黄金圣衣时,都是一副被欺骗了的样子,金牛座的哈斯加特更是直接用看叛徒的愤恨表情怒视阿释密达。
  真是薄弱得可怜的信任啊,怪不得阿释密达没有把真相告诉他们,想必说了也没人信吧,这群是被雅典娜洗脑洗得彻底的孩子呢。
  戈莱轻声叹息,居高临下地睨视萨莎:“既然阿耳忒弥斯在,我不想使用暴力手段,雅典娜,我再说一次,马上归还我的尼姬和圣衣!结束圣战!”
  见到和戈莱坐在一起的阿耳忒弥斯,萨莎的表情有点慌乱。
  一个戈莱就够难对付了,再加上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修普诺斯和梦幻四神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况且在戈莱的领域里,尼姬的神力完全被消弭了,根本没有胜算!
  阿耳忒弥斯也不废话,在外人面前,她是冷酷孤傲的月亮女神,不给雅典娜继续忽悠人的机会,她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雅典娜,戈莱女神已苏醒,大神命令你即刻归还戈莱的所有物,鉴于戈莱女神的证词,是你私自绑架戈莱女神的从神尼姬发动圣战,你回奥林匹斯向大神请罪吧。”
  牵扯到宙斯,萨莎也蔫了。
  不管宙斯有什么样的风流史,他始终是高高在上的神王,在除恋爱以外的事情上他确实是位威严的王者,谁要是触犯了他的尊严,他可比核武器的“掌中雷”可不是好玩的。
  另外,有乌拉诺斯和克罗诺斯的前车之鉴,宙斯为了把神王的权柄牢牢抓在手里,不惜把身怀有孕的第一任妻子墨提斯整个给吞下,好色的他还忍痛割爱了被普罗米修斯预言将生下强大后裔的海洋女神忒提斯,把她嫁给了一个凡人。
  对雅典娜的小动作,宙斯肯定不会轻易原谅,连他所疼爱的儿子阿波罗在杀死独眼巨人之后,也被宙斯惩罚去人间做一年的苦力,看不起凡人的神明要受凡人的驱使不得反抗,那份屈辱就够阿波罗引以为耻了。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