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狐仙花嫁》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水晶狐仙花嫁- 第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

    。。。。。。。。。。。。。。。。。。。。。。。。。。。。。。。。。。。。。。。。。。。。。。。。。。。。。。。。。。。。。。。。。。。。。。。。。。。。。。。。。。。。。。。。。。。。。。

    紧关的房间打开了,一束微弱的金光射在地上。房间里走出了一个女孩——我。(玥幽:怎么感觉好煞风景? ;樱梦and千雪:滚!!)

    “唉?这里有萤火虫!”我顶着一颗光点说道。

    萤火虫好像是害羞得飞走了(玥幽:千雪,我问你一个问题。 ;千雪:什么问题?玥幽:你漂亮吗? ;桃桃:我觉得千雪长得一般般。 ;玥幽:我也觉得。可是这只萤火虫为什么会害羞呢?千雪'大怒':你他妈的!樱梦给我咬了她们! ;桃桃and玥幽:救命啊!)。“唉!别走。”我尾随着光点跑。当我气喘吁吁地停下时,那只萤火虫已不知跑到了什么地方。

    我扫视着四周,黑漆漆的前方露出了红色的光。天生(?)是好奇宝宝的我随而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蛋(!?)!更奇怪的是,蛋上还有符文!渐渐的这蛋上的符文散发着淡淡红光。

    我的内心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我的手缓慢地伸出,手掌心暖烘烘的。受渐渐向蛋摸去。红光越来越亮,几乎把整个空地给照亮。

    就在这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果然,周围站着一群火冒三丈的导师,和一群脸上满是嘲讽的同学。“你看看这个废才,我们留你果然是个错误。你竟然偷取神蛋(玥幽:神蛋?我还神珠呢!)!”议论声充斥着整个空地。

    我的眼里闪过一丝惶恐,道:“我并没有偷取那个什么神蛋呀!”

    “可是我们都看到你的贱手伸向神蛋了!”一个带着眼睛(?)的男生毫不留情地反驳道。

    “如果我要偷,肯定会找个法力高强的人,何必亲自来偷!”我的眼里满是坚定。

    全场瞬间安静了,用凝重的表情看着我。

    “也许你家穷得叮当响,没钱找人呢!”眼镜抛了几个“卫生眼”给我。

    同学们在下面窃窃私语,却又不敢大声说话。“好了!安静!带她去看校长!”一位很有气场的叔叔说。话音刚落,几个清一色的男同学(桃桃:大汉才对吧!)架着气鼓鼓的me走去学院大厅,同学们立马让出一条道。我头上几个鲜红的十字路口你们难道抹油看到吗!(童鞋们:我们看到了呢,但毛'但是'我们本来就不怕你妈'嘛'!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喂!你们俩个蛇精病快发开偶!!!”我挣扎地吼道。

    “我们又不是吼大的!”某人不耐烦了,对我道。就这样我一边和他们相互大骂,一边被他们架去大厅。

    …

    玥幽:神纳!这不是古代片吗?怎么会有眼镜呢?

    樱梦:别问偶。me也不知道。

    桃桃:你俩傻了。咱们这文素科幻文!是现代与古代的结合版。

    玥幽:'向上提了提眼镜'也是呢。刚刚忘记了。

    桃桃:、、、、、、

    樱梦:唉??现代与古代的结合版不是民国吗?还有,玥幽你什么时候带眼镜了!

    玥幽:我对你的智商真是没法商量。还有,这副眼镜我向我同桌借的。

    樱梦:哦。、、、、、、神马!你居然说me是傻瓜!活腻了是不!

    玥幽:886‘~~

    樱梦:别跑!

    玥幽:你看我哪里跑了。我只是下线了。在一次886!

    桃桃:你们又把我遗忘了、、、、、、
闯入禁地(2)
    后一点黑暗被阳光吞下。(早上)风(?)吹动着我的刘海。(樱梦:呜~~呜~~me滴肚纸好饿哇!桃桃:早上了呢。腻'你'给偶做早馋'早餐',樱梦。'你确定她会做?' ;樱梦:'黑着脸,指着桃桃的鼻子,吃着泡面'你的梦想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此处省略100字' ;桃桃:大菊花,你活腻了素吧!樱梦:啊啊啊!!!就'救'me啊!!!玥幽:'汗颜'天哪!这个组合是不是只有我说话正常啊。)

    我倔强地咬着粉嫩的嘴唇,素'说':“哦哈your'早上好',校长桑~妈~。me真的抹油,真的!!!我可以发素'发誓'、、、、、、”

    “哼!你有什么证据说明你没有偷!而且我们在神蛋的附近插了好几个‘禁地误入’的牌子,但你还进到了里面!”某个不要命(玥幽:这纯属樱梦的个人幻想)的导师高声喊道。

    我瞪着辣个'那个'给命不要,非要自杀滴鱼唇滴撒逼'愚蠢的傻逼',呲牙表素'表示'me正在生气中。“吼吼吼吼吼”我像只暴怒的小狮子,对辣个导师发出低吼。

    “你、你还敢藐视长辈!”辣个'那个'长得让me感到很不顺眼的导师看见我这副模样,于四乎'于是乎',他立马就慌了,气急败坏地嚷道。“肃静”一位年长的前辈说道,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不知为什么冷汗一阵一阵的冒,感觉一阵阴气正朝我扑来。咽了咽口水盯着那位老家伙(千雪:其实我更想说老不死的东西),老家伙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反过来盯着我,让我心里发毛。

    “额,那个其实我也不是故意闯入禁地的,你也看到了,我并没有投取神蛋呀!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是穆家大小姐啊,我的身份合情合理可以请一个更加高强的人来偷取神的为什么还要亲自出来偷呢!你……”我鼓起勇气看着那老家伙,但心里始终还是有些恐慌:这老家伙气场太强大了!话刚说一半就被那个不知死活的导师给打断了

    “长老,他在胡说八道。”导师极力反驳道。长老摆摆手,表示让她说下去,导师不服气的闭上了嘴,用狰狞的表情注视着我。

    “你萌(们)不可以以自己的地位,来污蔑别人的清白。blblblblbl……”说了一大堆废话让我口干舌燥的。长老沉默了片刻,再次看着我。他眼里闪过不易察觉的欣赏。“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你还是照样闯入了禁地不得不接受惩罚。”说完他看向导师,“带她去枯井接受惩罚吧!”他说这话的时候闪过一丝愧疚,但没有任何人察觉到。

    一接到指令,导师狠毒笑了一下,对那两个扛着我的壮汉使了一个眼色。像是接到指令一样扛着我,就出了大厅,我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大喊大叫,只是认命地看着前方。好吧,我也算明白了,不管怎么大喊大叫他们只会对你抛卫生眼或对你大骂。

    时间1分1秒的过去,我脑袋乱嗡嗡的,心情很烦躁。(桃桃:谁说不是呢?第一天就被别人在街道上破口大骂,第一天晚上还被罚,认为偷取神蛋,关押到枯井里受罪。)
枯井(1)
    他们来到井边把我一下扔进井里。

    “啊!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女生!我要告你们!”我揉着吃痛的屁股,不顾形象的大骂道。我艰难的站起来,扫视四周。满地都是阴森森的头颅,耳边时而传来女人的哭声。

    “哼,以为这样就能治得了本大小姐吗?”我双手叉腰说,“你们也太低估我了吧!”。“咝”一缕白色的烟雾从我身边冒出。

    白色的烟雾渐渐消散,我的身边突然冒出一个井。一只干巴巴的手抓住井边,一个白色女子出现在我的眼前幽幽地说:“还我命……”她刚要说“来”就被我的佛山无影脚踹了下去。“啊!”惨烈而又凄惨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还我……”她又爬上来了,“啊!”。这分明就是死循环呀!(桃桃:鬼鬼你很惨,你也很烦!说着鬼鬼又被踹到了火星。 ;鬼鬼:我怎么滴就这么惨呢!)“我忍无可忍了,你以前明明就很怕这个。怎么现在不怕了?”鬼说。

    回忆:

    一间卧室里坐着两个人正在看鬼片,一个是我,一个是我之前和我一起旅游的驴友。

    “啊!这也恐怖了吧!”驴友抱着我的手臂,下巴贴着我的肩膀,咬着我的衣服,紧张得都快把我的衣服要咬破了。(桃桃:各位放心,这位驴友是女生)

    “啊,没错”这时,我的表情很恐怖,原因是:55~我快窒息了!这位驴友能不这样抱着我吗?我要死了!

    回忆结束。

    “哦,你说那个呀,如果不是我装出害怕的样子,不然和我一起看鬼片的那个驴友肯定会拉我看另一部鬼片,很烦的咧。原来你会盗梦呀嘿嘿,错了吧我不怕鬼的哟。”我洋洋得意地说。(桃桃:玥幽你好坏偷改我写的文章。玥幽:我也是好心的呀!桃桃:你……你55~……我不管……55~)

    “该轮到我出手了,哈哈哈哈。”我一脸邪笑的说。“啊!”

    画面太血腥,请务必不要观看。

    …

    凑字:樱花草

    词曲:李天龙

    演唱:sweety

    晚风吹动着竹篱

    月光拉长的身影

    萤火虫一闪闪

    满是飞舞的钱币

    天上银河在发光

    地上风铃来歌唱

    织女星

    在远方

    古老浪漫的神话

    流水走过

    种下四季的变换

    幸福 ;在蔓延

    爱你永远不孤单

    恋人手中樱花草

    春在漫步的微笑

    种下了一朵朵

    青春璀璨的年少

    恋人怀中樱花草

    听见胸膛心再跳

    偷偷的

    在思念

    那是我们相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