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城》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生化危城- 第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作品:生化危城
  作者:李彤
  内容简介:
  看似普普通通的罐头,却犹如一个个潘多拉盒子,从天而降。砸碎了几个少年平静的生活,几乎就在一夜之间,他们成了变异人。动物的超能力带给他们无限的惊喜和恐慌,麻烦也随之开始——谁在暗地里跟踪他们?谁又在突然之间给他们致命的一击?喷火女、飞行男、蜘蛛大叔、臭女孩……如此多的变异人,是朋友还是敌人?是谁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变异少年能否粉碎邪恶的阴谋?
  正文
  神奇罐头
  一只锈铁颜色的小蝼蛄,举着两只大螯从一个小土洞里探出了头。
  整个树林氤氲着淡蓝色的雾霭,今天是个阴天,一些黯淡的光线穿越浓密的树枝软弱地射向地面。小蝼蛄静静地呆了好久,偶尔用两只小铲子一样的螯肢拨几下洞口的小土粒。它大概是确认了附近没有什么危险,才扭动身躯爬出洞口,胖乎乎的身子紧贴地面扭动着。
  一只巨大的蝗虫脚挡住了它的去路,懵懂的小蝼蛄急匆匆换了方向向草丛钻去,一只人手把它捏了起来。这是一个说不清是蝗虫还是人的东西。它的头是人的头,但是眼睛和嘴巴又分明是蝗虫,它有两只手,可是腰间又长着另外两只蝗虫一样的爪子,它的腿也是巨大的蝗虫腿,看上去孔武有力。
  它碾了一下手指,小蝼蛄粉碎了,变成一堆汁液和渣滓,被扔到地上。
  这个蝗虫人,抬头张望,随即向身后的树丛挥了挥手,又有四五个半人半虫的家伙,从阴影中悄无声息地钻了出来。
  这些怪人突然一起抬头,仰望着天空。
  一架小型运输飞机,呼地一下子,从一块厚云彩里跌跌撞撞冲出来,引擎中隐隐冒着黑烟,就像电影里经常出现的惊险刺激场面一样。不过,好像从飞机舷窗里望进去,飞机的驾驶舱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突然,飞机尾部的货舱门吱嘎吱嘎地打开了!很多看起来显然是盛着货物的箱子,稀里哗啦地开始往外掉。这场面远远看上去,就好像一只大鸟在往地上抛洒巨石。
  几十秒钟后,箱子好像掉得差不多了。此时飞机正在城市闹市区的上空,下面就是人群密集的街道,看着那些飘散在空中大大小小的箱子,不禁让人想起了大灾难的场面……
  可是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些箱子好像融化在空气里了一般,刚离开了飞机不久,就全部凭空消失不见了!箱子里装的像罐头一样的东西却开始四处飞洒,以更大面积但更慢的速度,向着地面散落去。但是没超过30秒,这些罐头也凭空蒸发了,就好像,什么也没掉出来过一样。
  现在又有新的东西从飞机敞开的货舱门里掉下来了,这次,是一个人……
  飞机呢?此时,引擎已经不仅仅是冒点儿小黑烟那么简单了,整个飞机已经浑身冒着火,向着市区郊外的深山俯冲过去了。
  那几个怪虫人,迅速向飞机失事的地方蹿去。他们一边跑一边不时地抬头张望。这几个家伙的速度极快,有些有翅膀的,已经飞离地面,在离地不高的地方振翅飞着。
  他们在那个飞机掉出的人坠地前一秒钟,赶到了他即将坠落的地点,手拉手结成了一个保护网,接住了那个人。重力加速度,给几个虫人造成了很大的肢体伤害,有几个人的肉胳膊断裂开,露出白骨,但是他们从腰间长出的那些昆虫一样的肢体,却一点事儿都没有。
  他们小心翼翼地把那个人放到地上,这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在人群里绝对会被湮没的那一个,他看起来会让每个人都觉得眼熟,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他的那种人。
  过了一会,年轻人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站了起来,看着围在他身边的几个怪人。他们很安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青年挥了挥手,这些人就四下散去了。
  他一个人站在原地,静静地呆了一会儿,就缓缓地向树林中走去。
  一声好像来自地狱深处的闷响,惊醒了阳宇遥。有那么几秒钟,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没明白为什么对面墙上的《蜘蛛侠3》海报不见了,床单也变成了绿色的还有点扎手。还好只是那么几秒钟,在他以为自己疯掉之前,他看见了身旁还在酣睡的胖子高捷和瘦子陈泰裕。
  阳宇遥把脑袋扭向了女孩们待的大树下。现在那儿没有人,只有他们中午野餐用的那块很大很漂亮的花布,还有七八个书包,以及吃剩下的食物。阳宇遥控制自己的脖子和眼珠,四处搜寻女孩们,他倒没以为她们被外星人给绑架了,这说明他确实已经从午睡中清醒了过来。
  还好他的耳朵先捕捉到了姑娘们的讯息,循声望去,原来女孩们没有午睡,而是正在几十米开外的小溪中玩水。阳宇遥傻乎乎地看着,撇了撇嘴,笑了。
  他饿了。
  就噌地一下站了起来,阳宇遥朝食物们走过去,一边走还在一边想着午餐时,他从书包里把花布拿出来,和几个女孩子一起把布舒展开,然后布置食物的画面。不知不觉,阳宇遥又无声地笑了出来。
  就在这看起来有点走火入魔的男孩朝着食物走过来的时候,从他看不见的野餐布后面的树丛里,一只一边骨碌一边变换颜色的罐头一样的东西,慢慢悠悠地滚了出来。撞到食物堆后,它停住了——这东西刚好撞上了一罐已经被吃空的午餐火腿。
  停下来之后,它开始了变化。
  本来它是正圆圆柱体,但是它开始变得看起来和午餐火腿盒一样是方型的了。它本来是一直在变换颜色的,就好像一只圆柱体的变色龙,而此时它停止了变色,开始出现花纹,并且最终变得和那罐午餐火腿的包装纸一模一样。
  在它最终变成了一罐午餐火腿的时候,阳宇遥也走到了野餐布旁边,他脱了鞋,踩了上来。
  此时阳宇遥的脖子还是脸朝着女孩们的方向的,他的手们只好承担了寻找食物的工作。右手在探过了几个空的薯片罐之后,终于伸向了那只刚刚变好的午餐火腿。而左手,也找到了几片面包。
  手们在自主熟练地工作着,拉开罐头,拿起勺子,挖一块……挖一块“午餐火腿”。如果阳宇遥的手上有眼睛的话,那么这只手此时应该在思考:为什么这罐午餐火腿看起来更像果冻?可惜,手是不长眼睛的。手们能做的,就是把“午餐火腿”和面包分别送到阳宇遥的嘴里。
  阳宇遥只在吃第一口“午餐火腿”的时候,顿了一下,但是他脑袋里掌管味觉的细胞,此时也被借调到另外一个区域工作了。他全部的脑细胞都用来思考,如何在下午回家的路上和她多说几句俏皮的话,好收获一些银铃般的笑声。
  于是那一大罐“午餐火腿”就这么被阳宇遥稀里糊涂的干掉了。所以说,如果开一家餐厅只接待恋爱中的顾客的话,那么大概能在原料上省一大笔钱,并且还能雇个便宜点的厨师——反正他们也不太在乎自己吃到嘴里的是什么。
  什么叫做贼心虚呢?阳宇遥想大概自己现在的心情就是做贼心虚。
  在郊游结束,少年少女们骑着单车回家的愉快的路上,阳宇遥发现自己一个笑话也讲不出来。反而是高捷和陈泰裕妙语连珠一句接着一句,逗得女孩们咯咯笑。是的,是很好听,但是不是自己造成的,所以听上去,少了几分生动。
  阳宇遥走神了,越骑越快,所以当高捷追上来拍他肩膀的时候他被吓了一跳。
  “想什么哪?”
  “没什么。”阳宇遥情绪不高。
  高捷让自己骑得近了一些,探着脖子过来,压低声音说。
  “你猜女生们说你什么?”
  “什么?”阳宇遥的精神被刺激了一下,显然“女生们”是包括她的。
  “她们说”,高捷回头看了一眼,看见陈泰裕还在手舞足蹈(骑车的时候这样神采飞扬是很危险的,请勿模仿),“烧包!”高捷笑骂。
  “啊?”阳宇遥糊涂了一下。
  “不是说你,呵呵。”高捷又恢复神神秘秘的样子,“她们说你长得太漂亮了,还说三班的一个女生向咱班女生打听你的名字来着。”
  虽然这消息跟他关系不是很大,但是少年的虚荣有时候还是很容易被调动起来的。阳宇遥笑了,眯起眼睛。
  胖高捷睁大眼睛,仔细打量阳宇遥,坏笑着。
  “你笑什么?”
  “她们说,”高捷忍住笑说。“你的睫毛像芭比娃娃。”
  顿时,已经飘飘然到天外的阳宇遥被一棒子打了下来。
  “哈哈哈哈……”小胖子再也忍不住了。
  终于,还是在进了市区后,小憩买汽水的时候,阳宇遥才得到一个和他心仪的女孩王金萱单独说话的机会。王金萱让阳宇遥帮忙看一下自己的ipod究竟出了什么毛病,有些歌不能播放。这让阳宇遥得知了王金萱喜欢听的歌,这些可是非常重要的情报。
  “有架飞机掉了山里了啊!”高捷的声音从小卖店的屋内响起,“就在溪水峪最西边啊!离我们中午休息的地方10几公里啊!”大家都围过去看电视。
  阳宇遥还在鼓捣王金萱的ipod,根本没听见高捷的话。
  对阳宇遥来说很重要的郊游,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暑假已接近尾声。最近经常和王金萱在网上一起玩魔兽,聊得也很不错。并且因为互相交换DVD碟片,他们也互相去了对方家好多次。一切都是那么完美,纯洁。
  但是这一切,都从奶奶家的院子开始,变得怪模怪样起来。
  阳宇遥先把爸爸让给奶奶捎来的东西放到厨房,然后就坐到院子里去帮奶奶剥花生。奶奶煮的五香花生是最好吃的。
  奶奶站起身,去厨房转了一圈,出来拎着一个空醋瓶子,对阳宇遥说:“你看家哈,我去买瓶醋。”
  阳宇遥心情很是愉快,晚上他还要帮王金萱下载几首她始终找不到的MP3,女孩子在电脑方面总是有些……你知道。
  阳宇遥最后记住的事情,是抬眼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